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文史漫談

文史漫談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野人的一個夢想,就是將來臨老能有閒悠哉悠哉地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7-07-23, 05:51 AM   #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71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古代的焚尪祈雨

重讀周易,在大有九四爻辭:

匪其彭,無咎。

我注意到了三國時虞翻的註解:
匪,非也。其位尪,足尪,體行不正。四失位,折震足,故尪。變而得正,故无咎。尪、或為彭,作旁聲。字之誤。

看來他看到的周易版本,和今本及馬王堆帛書版本的"匪其彭"不同;而是"匪其尪"!

任何人看到"尪",一定會想起左傳僖公二十一年那段驚死人的陳述:

夏大旱,公欲焚巫尪。
杜預註: 巫尪,女巫也,主祈禱請雨者。或以為尪非巫也,瘠病之人,其面上向,俗謂天哀其病,恐雨入其鼻,故為之旱,是以公欲焚之。


先說焚。根據甲骨文字編分類,焚的甲骨文有兩種原始構型,一種是火在薪材或樹林裡燃燒的意象,一種則是燒人。但一般都認為燒人構形的應該是"烄"字,而從形態推敲,被燒的人還不是一般人,是明顯在胸膛或腹部有鼓起的情況(另一可能則是描繪一種身體姿勢,說文:交,交脛也。)

各種烤到...滴油!?
20170723_2.jpg

最好是有誤會! 對殷商種種人殉、人牲非常沒好感...
20170723_3.jpg
(以上翻拍自甲骨文字編)

看到那個還是肚子隆起的象形,這時就要說到"尪"字了,據說它的本字是"黃",東漢學者高誘在呂氏春秋不同處,有兩次對"尪"的註解:

尪,短仰者也。(呂氏春秋.明理)
尪,突胸卬(仰)向疾也。(呂氏春秋.盡數)

詳細論述參見:
也談秦簡中的“尪”字(方勇 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

也就是被焚燒的對象,可能是女巫/其他部族女性(見後),或者有著突胸仰向疾/瘠病的病患。而無論是烄還是焚,當這個字出現在卜辭時,多跟祈雨有關:

乙卯卜,今日烄,從雨。於己未雨。
(網路上可以查到很多例舉,就不抄書了)

甲骨文學者收集到的殷商時期,各種無節操的燒女人求雨:
20170723_4.jpg
(翻拍自宋鎮豪 夏商生活史下冊)

學者認為"尪"或許是一類因慢性多發性關節炎、痀僂病、骨軟化病等導致脊椎變形病症的病患,但由於呂氏春秋也記載著"苦水所多尪與傴人",我猜測也有可能是長期飲用汙染水源引起的痀僂病症,如水俁病患者。再來還有可能是,因營養極度匱乏而像非洲難民兒童那樣骨瘦如材,肚子卻異常腫脹的狀況。

在同時期的文獻上,除了焚尪,還有暴尪的敘述,也就是把尪帶去曝曬,例如:

歲旱,穆公召縣子而問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與!」「然則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則不雨,而望之愚婦人,於以求之,毋乃已疏乎!」「徙市則奚若?」曰:「天子崩,巷市七日;諸侯薨,巷市三日。為之徙市,不亦可乎!」

- 禮記.檀弓下

秋暴巫尪至九日,無舉火事,無煎金器,

- 春秋繁露

童、巫含陽,故大雩之祭,舞童暴巫。雩祭之禮,倍陰合陽,故猶日食陰勝,攻社之陰也。日食陰勝,故攻陰之類。天旱陽勝,故愁陽之黨。巫為陽黨,故魯僖遭旱,議欲焚巫。...

- 論衡.訂鬼


我猜大概是先曝曬,真沒辦法就燒人,因為後漢書獨行列傳,有段當事人想自我犧牲求老天下雨的敘述:

諒輔字漢儒,廣漢新都人也。仕郡為五官掾。時夏大旱,太守自出祈禱山川,連日而無所降。輔乃自暴庭中,慷慨沟曰:「輔為股肱,不能進諫納忠,薦賢退惡,和調陰陽,承順天意,至令天地否隔,萬物焦枯,百姓喁喁,無所訴告,咎盡在輔。今郡太守改服責己,為民祈福,精誠懇到,未有感徹。輔今敢自祈請,若至中不雨,乞以身塞無狀。」於是積薪柴聚茭茅以自環,搆火其傍,將自焚焉。未及日中時,而天雲晦合,須臾澍雨,一郡沾潤。世以此稱其至誠。

- 後漢書.獨行列傳


這位諒先生先是自暴(絕不是現在理解的自爆)庭中,大概是碎碎念後,發現老天已讀不回,於是又決定進行自焚。也就那麼剛好(連氣象將軍李杯杯都不看好的情況下),竟突然全縣降下滂沱大雨,完全解圍! 這段記述可能反映出諒先生確實熟悉當時祈雨的普遍做法,否則他大可學諸葛孔明搞個七星壇"身披道衣,跣足散髮"裝神弄鬼。怎麼證明燒人祈雨是當時普遍作法呢? 明代謝肇淛的筆記五雜俎,有段敘述:

諒輔為五官掾,大旱禱雨,不獲,積薪自焚,火起而雨大至。戴封在西華亦然。臨武張熹為平輿令,乃卒焚死。有主簿小吏皆從焚,焚訖而澍雨至。水旱之數,聖帝明王不能卻也。而以身殉之,不亦過乎?諒、戴幸而獲免,張熹死而效靈。前二人之雨,天所以示聽卑之意也;後者之焚,天所以絕矯誣之端也。天亦巧矣。

- 天部一


諒輔是東漢廣漢人(四川),戴封是東漢濟北人(山東),張熹是東漢臨武(今湖南),可見在當時焚人祈雨全國範圍的"常識"! 之後祈雨暴尪、焚尪的流程再演變下去,要擦安耐曬的就再不限定"尪"了,變成隨意找些身上有病痛去曬;大概是"尪"也不容易找到吧。然後也不再野蠻燒死人了。

如果每次為了久旱不雨,就把從事巫術活動的巫覡抓去燒,我想不久就會造成人力危機 - 巫覡可是相對稀缺的技術活呀。因此個人是比較傾向尪是指身體具某類特徵,或裝扮人牲去模擬某類特徵的解釋。至於論衡的那套陰陽說絕對是鬼扯。王充那樣凡事都要連繫上陰陽五行,只是在推銷他個人見解,並未真正反映出原始儀式的精神內涵。

提到尪的身體特徵,我就聯想到另一種跟乾旱有關的"魃",典故主要出在山海經:

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

- 大荒北經

有人衣青,以袂遮面,名曰女丑之尸。

- 大荒西經

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殺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 海外西經

這個儀式活動,和十日信仰有關,可能由女巫以手遮蔽臉部,模擬十日同出,光亮燠熱讓人難耐的動作。

漢代的神異經,提到了魃,又加油添醋了些:

南方有人,長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頂上。走行如風,名曰魃。所之國大旱。一名格子。善行,市朝眾中,遇之者,投著廁中乃死,旱災消。詩曰:旱魃為虐。或曰生捕得殺之,禍去福來。

把魃投到糞池會死掉,之然旱象解除...,這或許和焚尪出自不同的民俗傳說系統了。在東漢張衡的東京賦裡也有簡短一句:溺女魃於神潢。對照上下文看,其中大概有著現在已經失傳的神話典故吧。張衡自己也知道山海經的那段故事,寫下過:夫女魃北而應龍翔。而稍後的東晉葛洪在抱朴子裡還記下:丹魃逐於神潢,玄厲拘於廣朔。

在黃帝和蚩尤的那次鬥爭,旱魃是被驅趕了,但被趕到哪裡好像還沒共識,山海經說赤水之北,張衡和葛洪說在神潢,然後又有魏書說在弱水之北(逐女魃於弱水之北),果然每人的床邊故事,細節各自不同!

儘管旱魃和焚尪可能源自不同系統,但到了晚近,魃的部分記載卻和焚尪發生了隱晦的關聯:

昔人謂冗旱之時,上帝有命,封禁五瀆,此誠似之,每遇旱,即千方祈禱,精誠憊竭,杳無其應也。燕、齊之地,四五月間,嘗苦不雨,土人謂有魃鬼在地中,必掘出,鞭而焚之,方雨。魃既不可得,而人家有小兒新死者,輒指為魃,率眾發掘,其家人極力拒敵,常有叢毆至死者。時時形之訟牘間,真可笑也!

- 五雜俎.天部一


先是找出魃鬼鞭打焚燒,但因為魃鬼不好找(看是根本找不到吧),開始把歪腦筋擺在新死的新生兒上。會有這樣的髮夾彎,可能意味著魃的形象就像夭死的新生兒,所以被拿來模擬替代 - 參見弗雷澤金枝的"相似律"。

有證據嗎? 有的! 唐代的備急千金要方(沒辦法! 我真的閒書看太多了..)

小兒魃法,論曰︰凡小兒有魃病者,是婦人懷娠,有惡神導其腹中胎,妒嫉他小兒令病也。魃者,小鬼也(音奇),妊娠婦人不必悉招魃魅,人時有此耳。魃之為疾,喜微微下痢,寒熱或有去來,毫毛鬢髮KT 不悅,是其證也,宜服龍膽湯。凡婦人先有小兒未能行,而母又孕,使兒飲此乳,亦作 也,令兒黃瘦骨立,髮落壯熱,是其證也。

這裡的魃,應該是"鬾"字誤植。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

小兒繼病,取毛帶之。繼病者,母有娠乳兒,兒病如瘧痢,他日相繼腹大,或瘥或發。他人有娠,相近亦能相繼也。北人未識此病。

時珍曰: 案淮南子云男子種蘭,美而不芳,繼子得食,肥而不澤,情不相與往來也。蓋情在腹中之子故也。繼病亦作 病, 乃小鬼之名,謂兒羸瘦如鬼也,大抵亦丁奚疳病。


鬾是小兒鬼,我猜早期是和魃無關的。但已經有人開始發生混淆了,如北宋朱彧的筆記萍洲可談寫道:

世傳婦人有產鬼形者,不能執而殺之,則飛去,夜復歸就乳,多瘁其母,俗呼為「旱魃」。亦分男女,女魃竊其家物以出,兒魃竊外物以歸。初虞世和甫,名士善醫,公卿爭邀致,而性不可馴狎,往往尤急於權貴。每貴人求治病,則重誅求之,至於不可堪,所得賂旋以施貧者。最愛山谷黃庭堅,嘗言:「山谷孝於親,吾愛重之。」每得佳墨精楮奇玩,必歸山谷。山谷嘗語朝士:「初和甫於余,正是一兒旱魃。」時坐中有素厭苦和甫者,率爾對曰:「到吾家便是女旱魃。」



考證詳明的參考:
說“鬾”(劉釗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说“鬾”》续貂(尹承 山东大学历史系)
(註:我不認為蜞=蚑=鬾;蜞在古代一路相沿指稱性很強,就是螃蟹。被拿來說成水蛭,有可能是地方性基於方言找近音字借代。另外,鬾也就出現在說文解字:鬾,一曰小兒鬼。說它通假或轉借於蚑,還需要更廣泛的證據。)

學者為我們爬梳了魃、鬾字義可能發生相混的轉折過程。果如學者所言,魃、鬾因形近而訛,這個混同應該發生在鬼字邊魃興起後(曾有女字邊"妭"的時期),而且書體上字形相近的時期。

網路上我找來了兩個字在小篆和楷書的寫法:
20170723_6.jpg

魃、鬾在小篆上形態差異不小,但行書、楷書就很接近了。備急千金要方所處的唐代,正是使用行、楷書的時期,也許就在約略那個魏晉~隋唐時期,魃、鬾先發生形近而訛,之後說文解字裡說的小兒鬼"鬾"消失了,然後魃拿走了所有的詮釋權。

無論如何,把畸形死胎看作是魃,並焚燒以祈雨,應該不是當初焚尪的活動要素,反倒較像民間把來自不同系統的脈絡扯在一起兒了。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08:00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