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天馬行空專區 > 追憶似水年華

追憶似水年華
Forever young, I want to be... 來這裡寫下個人生活的苦與樂,回憶裡的點點滴滴,個人的博客(部落格 Blog),校園,工作,感情,家庭裡的這些日子以來的歡喜與憂愁~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4-11-02, 10:57 PM   #1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生命是高低潮互錯的濃情探戈

從法國史特拉斯堡往德國法蘭克福的路上
背景音樂是電影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裡 的 Deborah's Theme ,清遠弦律貫穿整段旅程 ...


單調重複的沿途綺景,很容易把人拉進色彩絢爛的夢鄉 - 尤其在一整天的勞頓後。

這趟沿途壯景綿延、聲色豐富的旅程,我並沒有很快樂;當然了,原因不在於途中的所有元素,而是這顆漸漸止息的心。
在身心沒有準備好去面對的情形下,卻為自己開啟了難得的視野!

在少女峰上,遭遇了人生頭一次高山症症狀,猝然厥倒後的恍惚間,
對意識與身體的控制感忽失忽得,然後在眾人雜沓聲中,彷彿聽到了 "Stay with me" (或 "留下來"?) 的輕柔女聲,
平靜而毫不訝異地,我清楚感受到了召喚! How Wonderful!

這是很超現實的體驗!

接著第二天的巷陌漫步,又恍神一個踉蹌,跌傷了下巴、摔磕了手腳,同時砸毀了 Olympus 相機上的餅乾鏡頭 ....

超現實!

懸念著的是前一日中午在列支敦士登的一處宗教義賣攤上購得的斑駁有年的聖母畫 -
好幾次取得這類頗有淵源的宗教文物,都會這麼地"犯邪',....,果然是有那麼點折騰!

可以承受;雖然尷尬了些...

20141103_1.jpg

在史特拉斯堡這座河邊之城,我投了些歐元給路邊乞討的老婦,稍微躬身做了個祈福的動作後上到遊船,就索性把導覽耳機擱在一旁,
用心傾聽這座城市由市井苦與樂、浪漫與現實推砌的無聲之歌。

一個念頭反覆浮出: 是的! 是你自己不想活了!

大家看到的只是一個切片:
美景都是遠景,連勞作的人們都遠得那麼地無關緊要。
我們想的就是 Take a picture - 拍下足供來日回味當下的照片。

但現在之心不可得,留在心中的將會剩下瀏覽美景、競購精品,還有品嚐過五星料理(哦~ 還有位同團的脫俗美女...)的約略印象,
映照著也就是這樣的浮光掠影 - 除非你踏踏實實地承受過痛苦、領受過喜樂,並被生活擔子結實地捶打過。

但這如何辦得到呢? 出差之心跟旅遊之心的差別不正是如此?
前者是面對現實生活的思慮和安排;後者卻是徹徹底底的局外人。

為何彼時彼地,內心卻時刻想著如何融入庶民,一體同悲地領受喜與悲、抖擻與倦怠,
在台北,我卻早蜷縮起不存餘溫的心,無時不思索著如何出離顛倒,棄絕一切世間法呢!?
這裡想死,卻在那裡想活,難怪能聽到法喜充滿的靈異召喚 -
原來正是心聲渴望,只是深藏不顯!

所以,這些日子以來,我在找路,還是在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

暈厥時我死絕 - 從意識上;仆跌時我劇痛 - 在肉體上,
彼陌生之地,感覺卻較之於由一堆無意義推砌形成的台北日常生活更顯層次豐富;
但這種實在活著的感覺能帶回台北嗎?

想著想著,我在遊船上悄然地流下了男兒淚。


(待續...)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03, 12:47 AM   #2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主教宮(Würzburger Residenz)前烏茲堡守護女神銅雕身後逐漸濃密的天空
20141103_2.jpg


這趟旅程我帶了堆泡麵,還攜了本梵漢藏對照的龍樹中論。書一上飛機就開始讀,麵則在抵達的頭一晚就泡開來吃了 - 只是那晚我吃的是當地超市買來的杯麵.....。好長一段時間,這人生乾澀到即使把我送上火星看日出,也會覺得索然無趣的程度。

既然已打定主意專注內觀而不求外境,這階段對我而言,埋頭推敲龍樹言旨,確實比在觀光勝地拍照、選購琳琅滿目的紀念品要來得有趣些。而且這趟我可做足了功課 - 年少讀中論是念經般感動多過辨析;這回則在對語義邏輯、西方哲學與佛教唯識體系都有了或深或淺的思想準備後,決意壁壘森嚴跟他要解答。心底想的是: 務必給我真相;而不是像他自己說的"戲論"般,在範域不清的文字遊戲中一再迷失自己。

我是固執的人,很多人相信藉由身體力行去獲得解答,但我只信從內心求解。這一生只要空閒下來就是大量的閱讀,也喜歡傾聽別人回首路,希望能從對方歲月積累的價值選擇裡,給自己的"中道"之旅一點索引。如果我愛好旅行,是因為我樂愛生命,樂愛一切生命留下的足跡,或者他們正在展示的物質世界。我認為,實相就在這些物質上頭,求焉斯至。但實際上,我並沒有走過很多地方 - 前面幾年我專注事業,後面這幾年則是放逐了自己。

在慕尼黑的晚餐後,那位同團有著脫俗美的女孩告訴我她樂愛旅行,走動間我跟她說 "這是自我實現的過程",是的,旅行也是一種自我實現,尤其是帶著飄泊感的心在不同的陌生之境間漂流,在下榻處尋找家的溫暖、在異國的食物中咀嚼熟悉的味道,在一切不安定裡冀求一份安定...,像是機械式磅秤上搖擺著的針尾逐漸收斂在準確刻度的過程,正是從依違二邊找到中道的必經心路。那晚在濕冷的床單上仰躺著,微笑地吟哦起:

有相無相中 相則無所住
離有相無相 餘處亦不住
(龍樹.中論 觀六種品第五)


每次出現一個想法,我就會追逐著它的對立面,原先是作為一種幫助自己熄滅立場的思考習慣,後來又了解到在事物中尋找秩序與對稱性,可能僅僅是人類心智活動的特殊偏好之一,既然是我們自身去加諸意義的,視之為"錯覺"也不為過 - 就目前所知,在動物中,似乎只有人類看得出那些"端倪"。

既然是自造的錯覺,透過推敲對立面的二邊,然後硬擠出一個位置擺放的這個中道,也是一種邊見。

*********

如果你曾把一部電影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兩次,會發現同樣的場景再次的感動已然和第一次不同: 少了些預期,也少了些厚度。近年有研究發現靈長類動物大腦具有一類被稱作"鏡像神經元"的機制,科學家設計實驗,讓受試者觀看他人的動作,發現在受試者大腦不同區域上各有一系列對應的神經元會接續地活化,能對這些動作及其對應的意圖發生反應,而這些活化的位置正與自身進行相同動作的區域相同;也就是說,雖然只是不介入地旁觀,人腦卻能透過與自己走一趟毫無差別的體驗形成認知,進而得到感同身受的體驗,科學家認為這個機制可能與形成同理心的心智活動有關。這個發現讓我開始揣摩,兩次電影的感受差異好像少掉的正是情感上的共鳴 - 感同身受的共鳴。我想,經受再次的敲擊,讓心變得更粗些,就算極目所見餓殍遍野,只要不斷地映入眼簾,要不久心也會傾向於無感。感受需要廣見聞來滋潤,或者閱讀,或者嘗試從不同層次看待同件事物,或者,就看一場電影、來一趟旅行吧!

(待續....)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17, 04:12 PM   #3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從最新圖片中,注意到這一篇,主教宮那張圖片相當有震攝感

而文字則讓我想到一本書第二講 中提到的 "漂泊者"
再比對書中提到另一種人 ~ 為那懇切的永恆所動的人 (見下文末段)
書是 齊克果Kierkegaard的 "清心志於一事",我將第二講的部分內容放上來

旅行的確讓我們脫離慣常思想與生活,不免產生飄泊感 ... "你若靜立,你就見到了它...你就會低頭垂聽... 就漸次老一些了"。
但當我們為那懇切的永恆所動時,心中自有一份確據,這是我的體驗 ... 是"實在活著的感覺",不論是在陌生或熟悉之地


-------------------------------------------------------------------
第二講
. . . .
但是真正統一了自己的人,他是在靜默中。那恰好像換衣裳一樣:脫掉一切,一切煩囂,歸於空滅,好叫自己藏在安靜之中,敞開心戶。這種安靜正是遵守那聖潔的認罪之方法。歌舞慶祝之時,世俗的見解都認為奏樂的人越多越好;但屬於神聖之事,則越安靜嚴肅越好。一個徘徊歧途的人,一旦離開了煩囂的大道而入僻靜之處,(只因為安靜能斂攝人心)他覺得非自行省察不可,非將隱藏在心靈深處之事傾吐不可。正像詩人所說的,有如不能言說的事,是語言文字無法表達的事,都從他的內在深處投腔而出。即是人心中的熱望也並非那不可言說之事的本身;那只是向它的追蹤而已。安靜中所提示的,四周環境在靜中所說的,正是說不出來的事。

當時林木所表示的驚奇,(若我們能說林木俯視那徘徊歧途的人而驚奇的話),並不說明什麼。林中的迴響很清楚地表明著它不能說明什麼。不,正如一個堅牢的碉堡將敵人的攻擊打回,同樣不向那徘徊歧途的人如何高聲大叫,那迴響總不過把他的聲音打回而已。浮雲隨意懸掛天空,只是作著它們自己的夢。不問它們是恬靜地自行陶醉,或是正在欣賞它們的愉快舒軟的動作;不問它們是正在那裡乘風疾駛,或是正集中朵朵黑雲去抵抗勁風,至少它們並不想理會這徘徊歧途的人。

那抱智者風度的海,是頗能自得的。不問它是如小孩躺著以輕波自娛,像小孩舐指頭於口中一般;或者旭日當午時,躺著像一個冥想家正在那裡騁懷遐想,讓自己的目光注視一切;或者如在午夜一般自行深思;有時為要靜觀萬事,它就巧妙地自行檢藏好像自己不存在了一樣,而有時則任情忿怒。不管怎樣,海心中是穩有根據的,它所知的,它知道得很透澈。凡具有深刻見地的,都知道這事;卻不能把所知道的分予別人。

群星列宿的佈置又是何等的可驚奇呢!而其多列之象之似乎是和諧不紊。但眾星遠在高天,看不見那飄泊歧途的人。只有那飄泊者能看到眾星,所以在星與人之間不能沒有和諧。所以那一種憂鬱的詩情,是以誤解為根據,因為那寂寞的飄泊者,在自然界中,到處為不瞭解他的事物所包圍,即令好像是終必達於瞭解。

那說不出來的心事,好比那冷冽的溪流。若是你忙碌為自己的思想所掩覆,走過那溪旁時,你總看不到它,聽不到那冷冷之聲。但是,你若靜立,你就見到了它。你既見到了它,你就會靜立。你一靜立,那冷冷之聲就叫你要聽它。你一聽它時,你就會低頭垂聽。你一低頭垂聽的時候,它就把你擒住。它一把你擒住你一會兒就離不開它,情不自禁。一到情不自禁,你就躺倒在它的身旁。每一片刻中,好像是下一片刻它要給你有所解釋。但溪水之聲冷冷不息,而那徘徊歧途的漂泊者在它的一旁,就漸次老一些了。

對於一個肯認罪的人卻不如此。恬靜中,雖然也能動情,卻不是為迷蒙的憂鬱之懷所動,而為那懇切的永恆所動。認罪的人不像漂泊者一樣,不知道他如何來到那安靜的地方。他也不像詩人一樣,只想找寂寞和寂寞的情懷。不,認罪為聖潔之事,為要認罪,先須收斂心意來作準備。那環繞你左右的,深知道這恬靜的意義,知道它所要求的乃是懇切。.... .

此篇文章於 2014-11-17 04:46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19, 07:46 PM   #4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謝謝你的回覆,確有感受共鳴!
我試著繼續寫下去...

****************
(文接2樓)

在德國巴伐利亞州施泰因加登(Steingaden)的威斯教堂(Wieskirche)附近
20141124_1.jpg


在事物上增加意義的傾向,正是我們的原罪

只有人類能夠達到極端卑劣,也只有人類能夠達到極致善美,
這樣進化程度的腦袋,竟同時存在墮落與救贖的解答!

我曾以為,既然天賦我們這樣的智慧,那麼我們就應該去 - 或者有這樣本能傾向去思考生存以外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自認敏達的人們,更不該讓自己的思慮只盡於成全個體的幸福上,要給自己一點空間,掙脫對財貨的患得患失,甚至是權勢的誘惑,去真正的自我實現,所謂 "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周易,蠱上九爻辭)正是這個意思。

但經過多年求索的過程,眼見年華逝去,雙親步入暮年,殘酷的現實就擺在眼前 - 正如所羅門王所說的:

智慧人的眼目光明,愚昧人在黑暗裡行。
但我知道他們都有相同的遭遇。
我心裡就說: 愚昧人所遇見的,我也一樣遇見,那麼我何必更有智慧呢?
我心裡說,這也是虛空。
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樣,不會長久被人記念,
因為日後都被遺忘。可嘆! 智慧人和愚昧人都一樣會死亡。
(聖經傳道書2:14)


這類思慮,不切實際的思慮,不僅未得超越的效果,反而像拿刀自劃般,帶給自己無謂的痛苦,正如經上說的:"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增加知識,就增加憂傷。"(傳道書1:18),讓我開始警覺到,與其說是人類的天賦,不如說是一種懲罰 - 我們的天性,在事物上增加意義的傾向,正是我們的原罪。

動物對偷盜不會產生罪惡感,對姦淫不會產生罪惡感,對殺人不會產生罪惡感。牠們的快樂容易滿足,需求容易成全,此外,更不會對自己的行為或他者加諸己身的行為積累負歉感,從而使自身因慚愧而激越,讓行為墮落無邊邪惡。

許多人訛傳,以為聖經記載夏娃偷嚐禁果是跟性有關的事,其實不是的。夏娃被蛇唆使而吞下的正是能讓人類始祖"就像 神一樣知道善惡"(創世紀3:5)的果實。那麼,你還會認為使我們人類與眾不同的智慧,是一種天賦嗎?

聖奧古斯丁在其對話形式的著作"論自由意志"中,辨析了人類正直與犯罪的根源在於自由意志;但自由意志卻是上帝賦予人的 - 所以是善的;他認為癥結在於罪惡卻是人本身對於自由意志的誤用:

雖說自由意志必須算為一種善,因為我們缺此就不能生活正直。
意志從主上帝移動離開,確是罪惡。
但我們決不能稱上帝為罪惡的原因罷?
所以這種移動,不可能是從上帝而來。那麼它的源頭是什麼?
(論自由意志 第二部 上帝為何給人自由選擇)


以前我們同意這樣的觀點;但現在普遍對人類的自由意志採取更中性的看待了,這是時代的進步的成果,讓我們有更多證據,證明人類許多思維、行為的本能基礎。另外,聖奧古斯丁對於初始在無知狀態下行惡的論證,我也認為是過了頭,他說:

那在無知中所作的惡,和那不能如願而行的善,都稱為罪,
因為它們都是從自動所犯的第一次罪而來,是第一次罪所產生的必然結果。
(第三部 罪惡的原因是在於意志)


我的看法是,當人類仍蒙昧如動物時所做的事,是不能夠以善惡是非判定的;猶如獅子為果腹而殺害羚羊性命一樣,這裡並不存在罪-責問題。所以大體上,我接受了行善作惡源於自由意志的觀點;並試圖從區分善惡能力這點上 - 亦即前述的"在事物上增加意義的傾向",尋找更多的解答。

既然讓我們卑劣的是幫助我們看待、思考事物的大腦,那是否解答就是要試著讓它變笨變拙,一如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道德經 第四十八章)?

不是的,我認為這僅是一種行事或生活準則,但不會是救贖的解答。有些玄學剝除了神祕主義外衣之後,其實只是在引導我們,透過改變認知,進而改變自身與環境的互動關係;人在某些情況下,確實能透過營造正面心態而獲得較多的幸福感,但不必然如此。理性、道德意識或能帶來心靈和平,但單純地一廂情願不能解決人群間的資源競爭與立場敵對的持續關係,這些現實才是人類焦慮的根源,而焦慮是非理性的症狀,有些時候理性確能獲得控制權,不過如說要對治那類以恐懼為能源的焦慮型態,理性的力量卻遠遠不及。

用理性察覺自我無時不安定在對的事物上,讓我們內在感受和諧、寧靜。至於事物的對錯是否那麼的絕對,我們卻不經省察,好似有始以來,公正、原諒、坦誠、憐憫....等等這些正面事物就跟著大爆炸剎那,與那些黑暗屬性各自分列兩邊了。但如果一一細索善惡的本質,恐怕會發現,我們所據以堆砌理性的磚塊,從未像我們所自以為的嚴實。首先,事物的對錯並非不能討價的絕對,中間似涉及了群體生活價值選擇形成的過程。

善與惡是文化上的價值選擇

現在的主流社會,已經很少會坐視對女性人權侵犯的行徑;但僅僅在一世紀前,這個星球上的許多地方,女性的財產權與生命權還處在被支配、受威脅的狀態下,即使來到今日,一些第三世界區域如巴布亞紐幾內亞,對女性的性暴力事件依舊猖獗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但趨勢明顯,兩性平權已經是人類的主流價值選擇,違逆它的終無立足之地。這種觀點形成的過程,牽涉到人類的生活型態演變,這裡不再深入探討。要說明的是,物化女性、將之視為不潔者、被支配者,在以往有人能侃侃而言不覺其惡;但現在,即使存在這麼膽敢遂行其事者,社會是不可能包容他的。我舉了這樣的例子,為著說明事物善惡觀點確實具有變遷性;不是人類天性取向能帶過,是斑斑血淚爭取的過程!

如果願意繼續追究,就會發現所有的"好事"、"不好的事"都是這樣漫長的價值選擇結果。當然,有些不需特別考察也能知道:我們人類不是生而能分辨是非、評價善惡的;否則你不需要時時看顧著孩子,指導他怎樣適應人類的社會。



(待續...)

文末說明:
1.聖經內容的引用,我使用和合本修訂版,並不表示在觀點上傾向新教;
事實上,我同時擁有天主教思高本聖經,並習慣兩相參照,援引前者單純出於中譯上的偏好。
2.從基督教教義觀點出發,對人性善惡、倫理學達到系統化探討的,在近代要數二十世紀初美國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其著作"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有中譯版,建議參考!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0, 01:25 PM   #5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上面提到 “在事物上增加意義的傾向,正是我們的原罪”,讓我想到底下這段經文:

歌羅西書 2:8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聖經中許多文士和法利賽人對於經文熟悉,能流利背誦與解釋,可是就如同上面一開始提到的概念,如果我們將真理當作一門學問來理解與闡述,而不是當作生命的實踐,就有可能導向所羅門王的困境,感嘆人生虛空。透過個人的理性思辨,期盼對這些疑惑有合理的解答,終究是難以達到。但相信真理並在生活中實踐,就有效的解決了我的疑惑。

我個人沒有太多深刻的洞見,但對於所讀到某些想法確深感認同,如有興趣請參考底下連結從 "現代的空虛感" 到 "愛德華茲為今天留下的啟示" 幾大段。

愛德華滋選集 --
http://www.google.com.tw/url?sa=t&rc...80185997,d.dGY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1, 09:22 AM   #6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我面對的問題正是這樣,用理性去考察人性(包括自己的心性),卻失落了信仰的力量。在前面文末說明提到的神學家尼布爾,其實也提供了一些對人類社會追求善美的解答,為揚善抑惡,尼布爾經過精闢析論,得出理性、宗教感召力量、強制(戰爭、法律、抗爭...,等分為暴力與非暴力手段的修正)三者缺一不可的結論。

雖然尼布爾出身基督教神學系統,但我仍然認為他的建議,是個人所見最可能引導出完善解答的思考方向(可以對照聖奧古斯丁、康德、尼采等人一路過來的罪性觀點),發自信仰的絕對的愛,以及出於自身理性的洞悉與自我約束;再加上外部約束條件,可以讓人類個體與群體免於罪惡。這也是我在這串樓抒發的其中一個主題。

至於三支柱中的信仰...

我正像你提到的那些文士、法利賽人,較一般人嫻熟更多義理;但這幾年,才發現自己正在失去那種滿足感,失去信仰、失去帶領自身超越時空進入永恆的愛的能力。

已經好久了,依然讀經(各種宗教);但以當作一般的書籍在讀、用"常理"在檢驗它們,原本以為改變心態去挖掘會讓自己窺得最後奧義,驀然回首才發現,可能已不自覺地掐熄心火,以及一切的可能。

就處在這人生重重困厄紛沓之際,阿爾卑斯山少女峰上,我聽到那輕柔呼喚!

我記起來了,好久了! 那種超驗感受! 無法向人述說的跨越時空感受!
(巧合的是,上週末去看了部電影 "星際效應",劇情裡也出現了 "stay",呵呵)

原來,自以為懂事的人往往結果是被理性、科學(自以為的)框限的愚夫。這類知識分子所呈現的出於自滿的狂妄,幾乎讓他們注定只能持續關注現實世俗,成為所羅門王所說的那種勞碌無功、無人記念也不留下意義的"智慧人"。

然後這幾年,我還發現多了很多"假面智慧人",因為網路搜尋方便,造就許多一知半解就急著發表高見的一群。他們囫圇地吞下片段的自己喜歡的見解,而不願發時間看完全貌用心吸收,這種情況下,一反常理地,知識正足以加深他們的偏見,形如對他們心識的禁錮(認識錯誤或一知半解,卻自以為是地像滿溢的水瓶)! 這是網路世代全體的問題,知識雖然扁平化,但也碎片化了 - 看似容易獲得,但其實更難....。

因為這兩層警醒,我發表的時刻愈來愈少了,沉默的時刻愈來愈多,
最終決定保持緘默展開心路歷程,透過對內外省察,重新找回那種均衡在愛與理性中的踏實的存在感。


ps: 以上是對話,不是這串樓的探討內文
**********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1, 12:18 PM   #7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其他宗教我不了解,但一些聖經研究學者以文史哲學方式來考究聖經,當作一門學問,知道而沒行出來
但真理不是學問,相信並行出它也不需要學問,但卻得以叫我們自由

衷心建議從內心而非理智或科學辯證去體會基督的真理與愛,將會經歷類似 "輕柔呼喚"的體驗,甚至更深更美,進而得到真實活著的存在感

看到上面你的感觸與尋求真相的意念,提出個人淺見與經驗,希望我的回應不會造成不悅,或覺得是信仰上的一面倒
底下引述一些經文

羅馬書 1:20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歌林多書1:27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
約翰福音8:32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約翰二書 2:3
愛你們是為真理的緣故,這真理存在我們裡面,也必永遠與我們同在。 恩惠、憐憫、平安從父神和他兒子耶穌基督,在真理和愛心上,必常與我們同在!

此篇文章於 2014-11-21 02:20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1, 04:57 PM   #8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好的~ 我會記住你的提點的。
這一路走來,遇到許多指路人,真的很感謝。

不要責備傲慢人,免得他恨你;
要責備智慧人,他必愛你。
教導智慧人,他就越有智慧,
指示義人,他就增長學問。
(箴言 9:8)


我不是基督徒,從外界人角度看,
覺得你能堅定自己信心向眾人宣說,
實在有很大的勇氣與智慧,也是這社會需要的燈塔。
今天如你等的,安插在眾人裡的澄明之光愈來愈少了,
是大家要珍惜的。你們也務必以信心面對挫折,
人中只要有一個納受了,就是成全祂的揀選。

ps: 以上是對話,不是這串樓的探討內文
**********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1, 05:24 PM   #9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看到你的回應,不禁讓我流淚 ~
不敢當指路人,但因著基督的愛,有時候確實讓我願意去做些眾人以為愚拙的事
讀到你在此的分享 (出國感受),覺得很有共鳴,希望不要因我的話讓你懼於繼續寫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4-11-24, 06:03 AM   #10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文接4樓)

瑞士盧森(Lucerne)岩壁上的垂死獅子像(Löwendenkmal)
20141124_2.jpg



道德判斷的相對性與絕對性都是邊見

但如果因此把善與惡認定為人類社會中一種約定成俗、沒有固定本質而經常變遷的價值選擇,卻會使自己流入道德相對主義觀點,給自己歸納出一條十分寬容的界線,從而對自己錯誤言行包容,對社會上的不公義現象冷漠。

如果道德標準是相對變動的,身為外人,你怎麼看待伊朗極端宗教社群對婦女的人權的剝奪? 你怎麼看待殺嬰習俗...,等等這些在地球角落的現在進行式? 耳聞痛苦呼告,真的只能以文化差異理解,真的無權置喙嗎?

甚至於,當人認定自己有權宰割你,你會接受他的宰割、包容他的價值觀嗎?

道德相對性觀點不能安住,那麼再從這一邊划向另一邊,擁抱道德普遍性的結論,那又正好是一趟從康德走到尼采的回頭船,既和我們從歷史的歸納經驗相反,又和我們從自身成長觀察結論違背。道德若具普遍性、必然性,為何會存在文化差異,為何會與時俱進,人類童蒙時又為何需要正身約束?顯然它的論據缺陷不比前者少些。

這時或者就該警覺,無論緊靠哪端都是邊見! 所以理性的人,不能因為自己考察方法的侷限,因此斷定是非善惡具有絕對性,反之,也不能斷定其具相對性;它即不能視為全然主觀;也不能視為全然客觀。

因為神在義人的族類中

在道德具普遍性、必然性觀點中,康德透過論證歸納出上帝存在的先驗假定;對待同一前題,同樣透過論證,達爾文卻觀察到道德意識的生物學基礎。

但無論對知識演繹得如何精彩且無懈可擊,把人心中的上帝賜死的結果,正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無限蔓生的虛無主義。介紹無神論給世人者,自有他自洽的整套邏輯,一如尼采、理察.道金斯,這些哲人提供了世界一個嶄新視野。但那些從此沒了神的愚人,選擇性接受知識的結果,正好將心中虛位交給法律,好成全他們"自私的基因"。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在其著作"基督教的本質"中,提到了上帝(他認為上帝是人的內在本性的向外投射)啟示信仰對道德意識的促進作用:

啟示信仰之所以對人起有益的道德作用,就在於此;
因爲,對於無教養的、主觀的人來說,
只有當他將自己的本質表象成爲另一人格式的存在者,
表象成爲一個具有懲罰權、並且一無遺漏地監督著每一件事的存在者時,
他自己的本質才會對他發生影響。
(第22章 上帝的啟示中的矛盾)


如果確有位跨越時空的全能實存者,無時無刻不在俯察人間,你用侷限在這時空的經驗,能夠推導出什麼結論呢? 神的存在不可證偽,不存在也不可證偽,因之,有神無神,兩端可能都是邊見。
好人不佔人便宜,卻常被壞人佔便宜,所以好人總是期待應報式正義,尤其在法律顯得不那麼可靠時,而主持這勸善懲惡程序的那位公正者,那位"申冤在我,我必報應"的全知者,你希望是誰?

雖然我無生,我超然的軀體永不毀壞,我是有情眾生之主,
但每一年代,我仍以原始的超然形體出現。
無論何時何地,宗教衰落,反宗教盛行,
巴茹阿特的後裔呀!我便降臨。
爲了拯救虔信,消滅邪惡,重建宗教原則,
一個年代復一個年代,我降臨世上。
(博伽梵歌 第四章 超然知識)


註:本段標題"因為神在義人的族類中",出自聖經 (詩篇 14:5)
"申冤在我,我必報應" 亦出自聖經。


(待續...)
野人 目前線上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12:27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