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magigugu.com
返回   瑪姬咕咕的生活指南 > 裸猿捫蝨子 - 高等動物社會互動 > 正面能量集氣區

正面能量集氣區
正面的看待事情,學習積極、正面的人生觀。或許能夠讓你的現況朝向更好的改變,或許你的週遭也因為你的改變而改變!

回覆
 
主題工具
舊 2017-03-27, 11:58 PM   #81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蓋伊•溫奇: 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https://www.ted.com/talks/guy_winch_...zh-tw#t-172893

0:14
我和我的雙胞胎哥哥一起長大, 他是個富有愛心的好兄弟。 要知道,做為雙胞胎, 你很快就在某件事上成為專家, 那就是注意到偏愛。 如果他的餅乾比我的大,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就會質疑。 很顯然,我也沒餓著。 (笑聲)

0:39
當我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開始注意到另一種偏愛, 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比精神更為珍視。 我花了九年時間 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 會看了我的名片就說: 「哦,是個心理學家, 原來不是真正的醫生。」 好像我的名片上就該這樣註明: 「只是心理醫生(不是真正的醫生) 沒錯,很讓人失望」(笑聲) 這種對身體多過精神的偏愛隨處可見。

1:20
我最近拜訪朋友家, 他們五歲的小孩正準備上床睡覺。 他站在小凳子上,在洗手盤邊刷牙, 然後他滑倒了, 摔到的時候刮傷了他的腿。 他哭了幾聲,隨後就爬起來, 站回小凳子上,拿了一個 OK 蹦 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這孩子剛剛學會繫鞋帶, 但他都知道要保護傷口以免感染, 同時還要一天刷兩次牙來保護牙齒。 我們都知道怎樣保持身體的健康, 還有怎樣保持牙齒衛生,對嗎? 我們從五歲起就知道這些東西了。 但是我們知道怎樣 保持精神上的健康嗎? 完全不知道。 我們教孩子們情緒保健嗎? 完全沒有。 為什麽我們花在照顧牙齒上的時間 比花在關注精神健康的時間還多呢? 為什麽我們那麽重視身體健康 遠遠多於心理健康呢?

2:32
我們承受心理上的傷害 比身體上的多得多, 例如失敗,被拒絕,孤獨。 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情況也可能惡化, 它們同樣會給我們的生活 帶來重大的影響。 然而,雖然有科學證實的療法 來幫助我們治療這些心理上的傷害, 我們卻不採取行動。 我們甚至都沒意識到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哦,你感到憂鬱嗎? 別去想了,那都在你腦袋裡面。」 你能想像對一個斷了腿的人 說這樣的話嗎? 「哦,走走就好了,都在你腿上而已。」 (笑聲) 我們應該消除這種 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的區別對待。 應該把兩者平等對待, 像雙胞胎一樣。


3:26
說起雙胞胎,我哥哥也是個心理醫生。 所以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醫生。 (笑聲) 不過我們並沒有一起上學。 事實上,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困難的事 就是跨過大西洋搬到紐約 攻讀心理學的博士學位。 那是我們倆這輩子第一次分隔兩地, 這個分離對我倆來說都很殘酷。 當他和家人朋友一起時, 我卻孤單地遠在另一個國度。 我們都非常想念對方, 但那時候國際長途都很貴, 我們每週通話只能是五分鐘。 當我們生日快到了的時候, 那是我們第一次不能在一起過生日。 我們決定奢侈一回, 那個星期我們要聊十分鐘。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間裡踱步, 等著我哥哥給我打過來 - 我等啊等啊,電話就是不響。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就想: 「好吧,他一定是和朋友在一起, 他晚點兒就會打來的。」 那時候也沒有手機。 但他始終沒打來。 我開始意識到,離開十個多月以後, 他不再像我想他那樣想我了。 我知道他早上給我打電話, 但那一晚是我一生中 最傷心,最漫長的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來, 我瞅了一眼電話,意識到 自己把電話線踹飛了, 就在昨天來回踱步時踹飛的。 我迷迷糊糊跳下床, 我剛把電話插回接口, 一秒鐘之後電話就響了。 是我哥哥打來的,他可氣壞了。 (笑聲) 那也是他一生中 最傷心漫長的一夜。 當我跟他解釋事情的經過,他說: 「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意識到 我沒給你打電話, 那你為什麽不打給我呢?」 他說的對。我為什麽沒有打給他呢? 我當時無法解釋,但我現在明白了, 非常簡單的原因:孤獨。

5:42
孤獨導致深重的心理創傷, 扭曲我們的感知能力, 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 它使我們以為身邊的人不再在乎我們。 它使我們不敢與人聯絡, 何必自取其辱被拒絕呢, 你的心還不夠痛嗎? 我那個時候被孤獨緊緊包裹著, 但我總和別人在一起, 我自己都沒意識到。 但孤獨是完全主觀的定義。 它完全取決於你是否覺得 在情緒上或是交際上 和你周圍的人相隔絕。 我當時是這樣的。 我們有很多關於孤獨的研究, 而且都很可怕。 孤獨不僅讓你覺得淒慘, 它還可能致命。 我可不是開玩笑。 長期的孤獨會增加早逝的可能性 高達14%之多。 孤獨可以導致高血壓、高膽固醇, 它甚至會影響你的免疫系統, 使你容易患上各種疾病。 事實上,科學家已經得出結論, 長期的孤獨對你的健康 和長壽的負面影響 比抽煙還要糟。 香煙的包裝上還寫了 「吸煙致命」的警示呢。 可孤獨沒有。 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要重視心理健康, 要注意保持情緒健康。 因為,你無法治癒心理上的創傷, 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傷害的話。

「關注情感痛苦」 孤獨不是唯一可能扭曲 及誤導我們的心理創傷。 「失敗」也有同樣效果。 我曾參觀過一間幼稚園, 在那兒我觀察了三個兒童, 在玩完全一樣的塑膠玩具。 你將紅色的按鈕滑開, 然後一隻可愛的小狗就會跳出來。 一個小女孩對紫色的鈕又拉又按, 然後她就坐下來,瞧著那盒子, 下嘴唇開始發顫。 她旁邊的一個小男孩看到這一幕, 再看著他的盒子, 都沒動手就哇哇大哭了。 與此同時, 另一個小女孩試了各種方法, 直到她滑動了那個紅色按鈕, 可愛的小狗跳了出來, 她開心地叫了起來。 同樣的塑膠玩具給了這三個幼兒, 但他們對失敗的反應截然不同。 前兩個小孩完全有能力滑動那個紅鈕。 唯一阻止他們成功的因素 就是他們被自己的想法給騙了, 以為自己做不到。 其實,成年人也經常中這樣的圈套。 事實上,我們都有 一個固定的思維感知模式, 每當我們感到沮喪,受到挫折時, 我們便會進入這個模式。 你清不清楚你是怎麽對應失敗的? 你應該清楚。 因為如果你的頭腦告訴你, 你做不到什麽事, 而你相信了的話, 你就會像那前兩個小孩, 開始感到無助, 然後你很快就放棄了, 甚至都不去試一下。 然後你就更加確信自己成功不了。 你看,這就是為什麽那麽多人 都無法充分發揮他們的潛能。 因為半途中會有那麽一次失敗, 讓他們確信自己不能成功。

我們一旦被某件事說服, 往往就很難改變主意。 我十幾歲的時候,和我哥哥一起, 經歷了一些困難才明白這個道理。 有一天晚上,我倆和朋友們 在一條很黑的路上開著車。 一輛警車把我們攔住了。 附近發生了搶劫,警察在追蹤嫌犯。 警察走到車邊,對司機晃了晃手電筒, 又照了照坐在副駕駛的我哥哥, 然後照到了我。 他瞪大了眼睛說道, 「我在哪兒見過你吧?」 (笑聲) 我說:「副駕駛座上。」 (笑聲) 但對他來說,我的回答莫名其妙。 所以他認為我嗑了藥。 (笑聲) 於是他把我拖出車,又搜了我的身, 他把我押到警車那裡, 直到他驗證了我並沒有犯罪記錄, 我才有機會解釋 我和副駕駛座位上的是雙胞胎。 但是直到我們把車開走, 你仍可以看到他的表情, 他認定我肯定是幹了什麽壞事。

10:33
一旦我們認定了某件事情, 我們很難改變看法。 所以當你失敗了, 感到意氣消沉是很自然的。 但是你不能允許自己 相信自己不可能成功。 你要和那種無助的感覺鬥爭。 你要重新控制局面。 而且必須在這種負能量開始循環前 就打破它。 「停止情緒流血」 我們的想法和感覺, 不像我們想像中 那麽信得過的朋友。 它們更像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朋友, 有時非常支持你,有時卻令人不愉快。 我以前的一個女同事 她結婚 20 年之後離婚了, 婚離得很慘烈, 然後她終於準備好開始新的約會。 她在網上認識了這個男的。 他看上去人很好也很成功,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真的很喜歡她。 她非常興奮,還為約會買了新裙子, 然後他們相約在紐約的 一家高級酒吧裡喝一杯。 約會才進行了10分鐘, 那位男士站起來說, 「我沒興趣了。」 然後就走了。 被拒絕是極其痛苦的。 這位女士非常受傷,無法彈動。 於是她給一個朋友打電話。 她朋友是這樣說的:「那妳還想怎樣? 妳又胖又沒有什麽好聊, 為什麽一個英俊的成功男士 會和妳這樣的失敗者約會呢?」 太不像話了,對吧, 朋友怎麽可以這樣冷酷無情? 這或許聽上去不太過分, 要是我告訴你,這話不是朋友說的。 這其實是那位女士對自己說的。

我們都幹過這事兒, 尤其是被拒絕之後。 我們開始去想 我們犯的錯,我們的缺點, 我們要是這樣就好了, 要是不那樣就好了, 我們給自己起外號。 也許程度不同,但我們都幹過這事。 有趣的是,我們竟然會這樣做, 因為自尊本來就受到傷害了。 我們為什麽會進一步傷害自尊心? 要是身體受傷了, 我們不會故意把它弄得更糟。 你胳膊上有個傷口, 你不會說,「啊,我知道! 我要拿把刀看我到底能捅多深。」 但是我們經常如此對待心理傷害。 為什麽?因為心理保健意識很糟糕。 因為我們不重視心理健康。 很多研究表明, 如果你的自尊心低落, 你就更容易感到壓力和焦慮, 失敗和拒絕會傷害你更深, 你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復原。 所以如果你被拒絕了, 首先應該做的事情是 重新激活你的自尊心,而不是 去瘋狂地打擊自尊心來發泄。 當你在經歷感情上的痛苦, 像真正的好朋友那樣關護自己。 「保護你的自尊心」 我們需要改變不健康的心理習慣。 最常見又最不健康的習慣之一就是想太多。 事後反覆回想一件事。 比如你的老板衝你發脾氣了, 或是教授在課上讓你感覺愚蠢, 或是你和好朋友吵架了, 然後你不斷的在腦海裡 回放當時的情況,好幾天, 甚至好幾個禮拜都不停。 反覆回味不愉快的事很容易變成習慣, 而這個習慣代價很大。 因為當你花這麽多時間 在不愉快和負面的事情上, 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 可能誘發抑郁症,酗酒,飲食失調, 甚至心血管疾病。 問題是,那種反復回味的需要 會變得非常強烈,非常緊迫, 所以這種習慣會很難打破。

我知道事實如此,因為就在一年多前, 我自己就經歷了這個習慣。 我的雙胞胎哥哥 被確診為三期非霍奇金淋巴瘤。 他的癌癥來勢洶洶。 全身都有看得到的腫瘤。 他要做一輪大劑量的化療。 而我無法不去想他所經歷的這一切。 無法不去想他受的這些罪, 盡管他從沒抱怨過,一次都沒有。 他有著這種不可思議的積極態度。 他的心理健康程度太了不起了。 當時的我身體上很健康, 心理上卻是一團糟。 但我知道該怎樣做。 研究表明,哪怕只是分心短短兩分鐘 都足以打破那一刻反覆憂心的需求。 所以每次當我擔心、煩惱, 或有負面情緒時, 我就強迫自己專註於其它的事情, 直到那種感覺過去。 僅僅一週后,我的視角就全變了, 變得更積極,更充滿希望。 「與消極思考戰鬥」 做了化療九周之後, 我哥哥做了電腦斷層掃描, 出結果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 所有的腫瘤都消失了。 他還得再做三輪化療, 但是我們知道他能恢復。 這張照片是兩週前照的。

16:04
當你在孤獨的時候採取行動, 當你改變對待失敗的反應, 當你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當你與負面的想法做鬥爭, 你不僅可以治愈心理上的創傷, 還會建立起情緒恢復能力, 會變得更強。 一百年以前,人們開始注重個人衛生, 人的壽命延長了超過 50%, 這僅用了 10 年就實現了。 我相信,我們的生活質量 也會有同樣程度的提高, 如果我們開始注重情緒上的保健。

16:42
能想像一下 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麽樣子, 如果每個人都在心理上更健康, 如果世上少一些孤獨和憂鬱, 如果人們了解該如何走出失敗的陰影, 如果人們更自信,充滿力量。 如果人們更幸福,更滿足。 我能想像,因為我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我哥哥也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只要你了解這些知識, 並改變一些簡單的習慣, 我們都能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非常感謝。 (掌聲)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3-28, 12:04 AM   #82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蓋伊 • 溫奇: 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https://www.ted.com/talks/guy_winch_...zh-tw#t-172893

0:14
我和我的雙胞胎哥哥一起長大, 他是個富有愛心的好兄弟。 要知道,做為雙胞胎, 你很快就在某件事上成為專家, 那就是注意到偏愛。 如果他的餅乾比我的大,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就會質疑。 很顯然,我也沒餓著。 (笑聲)

0:39
當我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開始注意到另一種偏愛, 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比精神更為珍視。 我花了九年時間 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 會看了我的名片就說: 「哦,是個心理學家, 原來不是真正的醫生。」 好像我的名片上就該這樣註明: 「只是心理醫生(不是真正的醫生) 沒錯,很讓人失望」(笑聲) 這種對身體多過精神的偏愛隨處可見。

1:20
我最近拜訪朋友家, 他們五歲的小孩正準備上床睡覺。 他站在小凳子上,在洗手盤邊刷牙, 然後他滑倒了, 摔到的時候刮傷了他的腿。 他哭了幾聲,隨後就爬起來, 站回小凳子上,拿了一個 OK 蹦 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這孩子剛剛學會繫鞋帶, 但他都知道要保護傷口以免感染, 同時還要一天刷兩次牙來保護牙齒。 我們都知道怎樣保持身體的健康, 還有怎樣保持牙齒衛生,對嗎? 我們從五歲起就知道這些東西了。 但是我們知道怎樣 保持精神上的健康嗎? 完全不知道。 我們教孩子們情緒保健嗎? 完全沒有。 為什麽我們花在照顧牙齒上的時間 比花在關注精神健康的時間還多呢? 為什麽我們那麽重視身體健康 遠遠多於心理健康呢?

2:32
我們承受心理上的傷害 比身體上的多得多, 例如失敗,被拒絕,孤獨。 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情況也可能惡化, 它們同樣會給我們的生活 帶來重大的影響。 然而,雖然有科學證實的療法 來幫助我們治療這些心理上的傷害, 我們卻不採取行動。 我們甚至都沒意識到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哦,你感到憂鬱嗎? 別去想了,那都在你腦袋裡面。」 你能想像對一個斷了腿的人 說這樣的話嗎? 「哦,走走就好了,都在你腿上而已。」 (笑聲) 我們應該消除這種 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的區別對待。 應該把兩者平等對待, 像雙胞胎一樣。


3:26
說起雙胞胎,我哥哥也是個心理醫生。 所以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醫生。 (笑聲) 不過我們並沒有一起上學。 事實上,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困難的事 就是跨過大西洋搬到紐約 攻讀心理學的博士學位。 那是我們倆這輩子第一次分隔兩地, 這個分離對我倆來說都很殘酷。 當他和家人朋友一起時, 我卻孤單地遠在另一個國度。 我們都非常想念對方, 但那時候國際長途都很貴, 我們每週通話只能是五分鐘。 當我們生日快到了的時候, 那是我們第一次不能在一起過生日。 我們決定奢侈一回, 那個星期我們要聊十分鐘。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間裡踱步, 等著我哥哥給我打過來 - 我等啊等啊,電話就是不響。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就想: 「好吧,他一定是和朋友在一起, 他晚點兒就會打來的。」 那時候也沒有手機。 但他始終沒打來。 我開始意識到,離開十個多月以後, 他不再像我想他那樣想我了。 我知道他早上給我打電話, 但那一晚是我一生中 最傷心,最漫長的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來, 我瞅了一眼電話,意識到 自己把電話線踹飛了, 就在昨天來回踱步時踹飛的。 我迷迷糊糊跳下床, 我剛把電話插回接口, 一秒鐘之後電話就響了。 是我哥哥打來的,他可氣壞了。 (笑聲) 那也是他一生中 最傷心漫長的一夜。 當我跟他解釋事情的經過,他說: 「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意識到 我沒給你打電話, 那你為什麽不打給我呢?」 他說的對。我為什麽沒有打給他呢? 我當時無法解釋,但我現在明白了, 非常簡單的原因:孤獨。

5:42
孤獨導致深重的心理創傷, 扭曲我們的感知能力, 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 它使我們以為身邊的人不再在乎我們。 它使我們不敢與人聯絡, 何必自取其辱被拒絕呢, 你的心還不夠痛嗎? 我那個時候被孤獨緊緊包裹著, 但我總和別人在一起, 我自己都沒意識到。 但孤獨是完全主觀的定義。 它完全取決於你是否覺得 在情緒上或是交際上 和你周圍的人相隔絕。 我當時是這樣的。 我們有很多關於孤獨的研究, 而且都很可怕。 孤獨不僅讓你覺得淒慘, 它還可能致命。 我可不是開玩笑。 長期的孤獨會增加早逝的可能性 高達14%之多。 孤獨可以導致高血壓、高膽固醇, 它甚至會影響你的免疫系統, 使你容易患上各種疾病。 事實上,科學家已經得出結論, 長期的孤獨對你的健康 和長壽的負面影響 比抽煙還要糟。 香煙的包裝上還寫了 「吸煙致命」的警示呢。 可孤獨沒有。 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要重視心理健康, 要注意保持情緒健康。 因為,你無法治癒心理上的創傷, 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傷害的話。

「關注情感痛苦」 孤獨不是唯一可能扭曲 及誤導我們的心理創傷。 「失敗」也有同樣效果。 我曾參觀過一間幼稚園, 在那兒我觀察了三個兒童, 在玩完全一樣的塑膠玩具。 你將紅色的按鈕滑開, 然後一隻可愛的小狗就會跳出來。 一個小女孩對紫色的鈕又拉又按, 然後她就坐下來,瞧著那盒子, 下嘴唇開始發顫。 她旁邊的一個小男孩看到這一幕, 再看著他的盒子, 都沒動手就哇哇大哭了。 與此同時, 另一個小女孩試了各種方法, 直到她滑動了那個紅色按鈕, 可愛的小狗跳了出來, 她開心地叫了起來。 同樣的塑膠玩具給了這三個幼兒, 但他們對失敗的反應截然不同。 前兩個小孩完全有能力滑動那個紅鈕。 唯一阻止他們成功的因素 就是他們被自己的想法給騙了, 以為自己做不到。 其實,成年人也經常中這樣的圈套。 事實上,我們都有 一個固定的思維感知模式, 每當我們感到沮喪,受到挫折時, 我們便會進入這個模式。 你清不清楚你是怎麽對應失敗的? 你應該清楚。 因為如果你的頭腦告訴你, 你做不到什麽事, 而你相信了的話, 你就會像那前兩個小孩, 開始感到無助, 然後你很快就放棄了, 甚至都不去試一下。 然後你就更加確信自己成功不了。 你看,這就是為什麽那麽多人 都無法充分發揮他們的潛能。 因為半途中會有那麽一次失敗, 讓他們確信自己不能成功。

我們一旦被某件事說服, 往往就很難改變主意。 我十幾歲的時候,和我哥哥一起, 經歷了一些困難才明白這個道理。 有一天晚上,我倆和朋友們 在一條很黑的路上開著車。 一輛警車把我們攔住了。 附近發生了搶劫,警察在追蹤嫌犯。 警察走到車邊,對司機晃了晃手電筒, 又照了照坐在副駕駛的我哥哥, 然後照到了我。 他瞪大了眼睛說道, 「我在哪兒見過你吧?」 (笑聲) 我說:「副駕駛座上。」 (笑聲) 但對他來說,我的回答莫名其妙。 所以他認為我嗑了藥。 (笑聲) 於是他把我拖出車,又搜了我的身, 他把我押到警車那裡, 直到他驗證了我並沒有犯罪記錄, 我才有機會解釋 我和副駕駛座位上的是雙胞胎。 但是直到我們把車開走, 你仍可以看到他的表情, 他認定我肯定是幹了什麽壞事。

10:33
一旦我們認定了某件事情, 我們很難改變看法。 所以當你失敗了, 感到意氣消沉是很自然的。 但是你不能允許自己 相信自己不可能成功。 你要和那種無助的感覺鬥爭。 你要重新控制局面。 而且必須在這種負能量開始循環前 就打破它。 「停止情緒流血」 我們的想法和感覺, 不像我們想像中 那麽信得過的朋友。 它們更像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朋友, 有時非常支持你,有時卻令人不愉快。 我以前的一個女同事 她結婚 20 年之後離婚了, 婚離得很慘烈, 然後她終於準備好開始新的約會。 她在網上認識了這個男的。 他看上去人很好也很成功,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真的很喜歡她。 她非常興奮,還為約會買了新裙子, 然後他們相約在紐約的 一家高級酒吧裡喝一杯。 約會才進行了10分鐘, 那位男士站起來說, 「我沒興趣了。」 然後就走了。 被拒絕是極其痛苦的。 這位女士非常受傷,無法彈動。 於是她給一個朋友打電話。 她朋友是這樣說的:「那妳還想怎樣? 妳又胖又沒有什麽好聊, 為什麽一個英俊的成功男士 會和妳這樣的失敗者約會呢?」 太不像話了,對吧, 朋友怎麽可以這樣冷酷無情? 這或許聽上去不太過分, 要是我告訴你,這話不是朋友說的。 這其實是那位女士對自己說的。

我們都幹過這事兒, 尤其是被拒絕之後。 我們開始去想 我們犯的錯,我們的缺點, 我們要是這樣就好了, 要是不那樣就好了, 我們給自己起外號。 也許程度不同,但我們都幹過這事。 有趣的是,我們竟然會這樣做, 因為自尊本來就受到傷害了。 我們為什麽會進一步傷害自尊心? 要是身體受傷了, 我們不會故意把它弄得更糟。 你胳膊上有個傷口, 你不會說,「啊,我知道! 我要拿把刀看我到底能捅多深。」 但是我們經常如此對待心理傷害。 為什麽?因為心理保健意識很糟糕。 因為我們不重視心理健康。 很多研究表明, 如果你的自尊心低落, 你就更容易感到壓力和焦慮, 失敗和拒絕會傷害你更深, 你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復原。 所以如果你被拒絕了, 首先應該做的事情是 重新激活你的自尊心,而不是 去瘋狂地打擊自尊心來發泄。 當你在經歷感情上的痛苦, 像真正的好朋友那樣關護自己。 「保護你的自尊心」 我們需要改變不健康的心理習慣。 最常見又最不健康的習慣之一就是想太多。 事後反覆回想一件事。 比如你的老板衝你發脾氣了, 或是教授在課上讓你感覺愚蠢, 或是你和好朋友吵架了, 然後你不斷的在腦海裡 回放當時的情況,好幾天, 甚至好幾個禮拜都不停。 反覆回味不愉快的事很容易變成習慣, 而這個習慣代價很大。 因為當你花這麽多時間 在不愉快和負面的事情上, 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 可能誘發抑郁症,酗酒,飲食失調, 甚至心血管疾病。 問題是,那種反復回味的需要 會變得非常強烈,非常緊迫, 所以這種習慣會很難打破。

我知道事實如此,因為就在一年多前, 我自己就經歷了這個習慣。 我的雙胞胎哥哥 被確診為三期非霍奇金淋巴瘤。 他的癌癥來勢洶洶。 全身都有看得到的腫瘤。 他要做一輪大劑量的化療。 而我無法不去想他所經歷的這一切。 無法不去想他受的這些罪, 盡管他從沒抱怨過,一次都沒有。 他有著這種不可思議的積極態度。 他的心理健康程度太了不起了。 當時的我身體上很健康, 心理上卻是一團糟。 但我知道該怎樣做。 研究表明,哪怕只是分心短短兩分鐘 都足以打破那一刻反覆憂心的需求。 所以每次當我擔心、煩惱, 或有負面情緒時, 我就強迫自己專註於其它的事情, 直到那種感覺過去。 僅僅一週后,我的視角就全變了, 變得更積極,更充滿希望。 「與消極思考戰鬥」 做了化療九周之後, 我哥哥做了電腦斷層掃描, 出結果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 所有的腫瘤都消失了。 他還得再做三輪化療, 但是我們知道他能恢復。 這張照片是兩週前照的。

16:04
當你在孤獨的時候採取行動, 當你改變對待失敗的反應, 當你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當你與負面的想法做鬥爭, 你不僅可以治愈心理上的創傷, 還會建立起情緒恢復能力, 會變得更強。 一百年以前,人們開始注重個人衛生, 人的壽命延長了超過 50%, 這僅用了 10 年就實現了。 我相信,我們的生活質量 也會有同樣程度的提高, 如果我們開始注重情緒上的保健。

16:42
能想像一下 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麽樣子, 如果每個人都在心理上更健康, 如果世上少一些孤獨和憂鬱, 如果人們了解該如何走出失敗的陰影, 如果人們更自信,充滿力量。 如果人們更幸福,更滿足。 我能想像,因為我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我哥哥也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只要你了解這些知識, 並改變一些簡單的習慣, 我們都能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非常感謝。 (掌聲)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3-28, 12:09 AM   #83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蓋伊•溫奇: 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I


https://www.ted.com/talks/guy_winch_...zh-tw#t-172893

0:14
我和我的雙胞胎哥哥一起長大, 他是個富有愛心的好兄弟。 要知道,做為雙胞胎, 你很快就在某件事上成為專家, 那就是注意到偏愛。 如果他的餅乾比我的大,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就會質疑。 很顯然,我也沒餓著。 (笑聲)

0:39
當我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開始注意到另一種偏愛, 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比精神更為珍視。 我花了九年時間 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 會看了我的名片就說: 「哦,是個心理學家, 原來不是真正的醫生。」 好像我的名片上就該這樣註明: 「只是心理醫生(不是真正的醫生) 沒錯,很讓人失望」(笑聲) 這種對身體多過精神的偏愛隨處可見。

1:20
我最近拜訪朋友家, 他們五歲的小孩正準備上床睡覺。 他站在小凳子上,在洗手盤邊刷牙, 然後他滑倒了, 摔到的時候刮傷了他的腿。 他哭了幾聲,隨後就爬起來, 站回小凳子上,拿了一個 OK 蹦 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這孩子剛剛學會繫鞋帶, 但他都知道要保護傷口以免感染, 同時還要一天刷兩次牙來保護牙齒。 我們都知道怎樣保持身體的健康, 還有怎樣保持牙齒衛生,對嗎? 我們從五歲起就知道這些東西了。 但是我們知道怎樣 保持精神上的健康嗎? 完全不知道。 我們教孩子們情緒保健嗎? 完全沒有。 為什麽我們花在照顧牙齒上的時間 比花在關注精神健康的時間還多呢? 為什麽我們那麽重視身體健康 遠遠多於心理健康呢?

2:32
我們承受心理上的傷害 比身體上的多得多, 例如失敗,被拒絕,孤獨。 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情況也可能惡化, 它們同樣會給我們的生活 帶來重大的影響。 然而,雖然有科學證實的療法 來幫助我們治療這些心理上的傷害, 我們卻不採取行動。 我們甚至都沒意識到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哦,你感到憂鬱嗎? 別去想了,那都在你腦袋裡面。」 你能想像對一個斷了腿的人 說這樣的話嗎? 「哦,走走就好了,都在你腿上而已。」 (笑聲) 我們應該消除這種 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的區別對待。 應該把兩者平等對待, 像雙胞胎一樣。


3:26
說起雙胞胎,我哥哥也是個心理醫生。 所以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醫生。 (笑聲) 不過我們並沒有一起上學。 事實上,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困難的事 就是跨過大西洋搬到紐約 攻讀心理學的博士學位。 那是我們倆這輩子第一次分隔兩地, 這個分離對我倆來說都很殘酷。 當他和家人朋友一起時, 我卻孤單地遠在另一個國度。 我們都非常想念對方, 但那時候國際長途都很貴, 我們每週通話只能是五分鐘。 當我們生日快到了的時候, 那是我們第一次不能在一起過生日。 我們決定奢侈一回, 那個星期我們要聊十分鐘。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間裡踱步, 等著我哥哥給我打過來 - 我等啊等啊,電話就是不響。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就想: 「好吧,他一定是和朋友在一起, 他晚點兒就會打來的。」 那時候也沒有手機。 但他始終沒打來。 我開始意識到,離開十個多月以後, 他不再像我想他那樣想我了。 我知道他早上給我打電話, 但那一晚是我一生中 最傷心,最漫長的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來, 我瞅了一眼電話,意識到 自己把電話線踹飛了, 就在昨天來回踱步時踹飛的。 我迷迷糊糊跳下床, 我剛把電話插回接口, 一秒鐘之後電話就響了。 是我哥哥打來的,他可氣壞了。 (笑聲) 那也是他一生中 最傷心漫長的一夜。 當我跟他解釋事情的經過,他說: 「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意識到 我沒給你打電話, 那你為什麽不打給我呢?」 他說的對。我為什麽沒有打給他呢? 我當時無法解釋,但我現在明白了, 非常簡單的原因:孤獨。

5:42
孤獨導致深重的心理創傷, 扭曲我們的感知能力, 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 它使我們以為身邊的人不再在乎我們。 它使我們不敢與人聯絡, 何必自取其辱被拒絕呢, 你的心還不夠痛嗎? 我那個時候被孤獨緊緊包裹著, 但我總和別人在一起, 我自己都沒意識到。 但孤獨是完全主觀的定義。 它完全取決於你是否覺得 在情緒上或是交際上 和你周圍的人相隔絕。 我當時是這樣的。 我們有很多關於孤獨的研究, 而且都很可怕。 孤獨不僅讓你覺得淒慘, 它還可能致命。 我可不是開玩笑。 長期的孤獨會增加早逝的可能性 高達14%之多。 孤獨可以導致高血壓、高膽固醇, 它甚至會影響你的免疫系統, 使你容易患上各種疾病。 事實上,科學家已經得出結論, 長期的孤獨對你的健康 和長壽的負面影響 比抽煙還要糟。 香煙的包裝上還寫了 「吸煙致命」的警示呢。 可孤獨沒有。 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要重視心理健康, 要注意保持情緒健康。 因為,你無法治癒心理上的創傷, 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傷害的話。

「關注情感痛苦」 孤獨不是唯一可能扭曲 及誤導我們的心理創傷。 「失敗」也有同樣效果。 我曾參觀過一間幼稚園, 在那兒我觀察了三個兒童, 在玩完全一樣的塑膠玩具。 你將紅色的按鈕滑開, 然後一隻可愛的小狗就會跳出來。 一個小女孩對紫色的鈕又拉又按, 然後她就坐下來,瞧著那盒子, 下嘴唇開始發顫。 她旁邊的一個小男孩看到這一幕, 再看著他的盒子, 都沒動手就哇哇大哭了。 與此同時, 另一個小女孩試了各種方法, 直到她滑動了那個紅色按鈕, 可愛的小狗跳了出來, 她開心地叫了起來。 同樣的塑膠玩具給了這三個幼兒, 但他們對失敗的反應截然不同。 前兩個小孩完全有能力滑動那個紅鈕。 唯一阻止他們成功的因素 就是他們被自己的想法給騙了, 以為自己做不到。 其實,成年人也經常中這樣的圈套。 事實上,我們都有 一個固定的思維感知模式, 每當我們感到沮喪,受到挫折時, 我們便會進入這個模式。 你清不清楚你是怎麽對應失敗的? 你應該清楚。 因為如果你的頭腦告訴你, 你做不到什麽事, 而你相信了的話, 你就會像那前兩個小孩, 開始感到無助, 然後你很快就放棄了, 甚至都不去試一下。 然後你就更加確信自己成功不了。 你看,這就是為什麽那麽多人 都無法充分發揮他們的潛能。 因為半途中會有那麽一次失敗, 讓他們確信自己不能成功。

我們一旦被某件事說服, 往往就很難改變主意。 我十幾歲的時候,和我哥哥一起, 經歷了一些困難才明白這個道理。 有一天晚上,我倆和朋友們 在一條很黑的路上開著車。 一輛警車把我們攔住了。 附近發生了搶劫,警察在追蹤嫌犯。 警察走到車邊,對司機晃了晃手電筒, 又照了照坐在副駕駛的我哥哥, 然後照到了我。 他瞪大了眼睛說道, 「我在哪兒見過你吧?」 (笑聲) 我說:「副駕駛座上。」 (笑聲) 但對他來說,我的回答莫名其妙。 所以他認為我嗑了藥。 (笑聲) 於是他把我拖出車,又搜了我的身, 他把我押到警車那裡, 直到他驗證了我並沒有犯罪記錄, 我才有機會解釋 我和副駕駛座位上的是雙胞胎。 但是直到我們把車開走, 你仍可以看到他的表情, 他認定我肯定是幹了什麽壞事。
.....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3-28, 12:39 AM   #84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蓋伊 • 溫奇: 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https://www.ted.com/talks/guy_winch_...zh-tw#t-172893

0:14
我和我的雙胞胎哥哥一起長大, 他是個富有愛心的好兄弟。 要知道,做為雙胞胎, 你很快就在某件事上成為專家, 那就是注意到偏愛。 如果他的餅乾比我的大,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就會質疑。 很顯然,我也沒餓著。 (笑聲)

0:39
當我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開始注意到另一種偏愛, 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比精神更為珍視。 我花了九年時間 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 會看了我的名片就說: 「哦,是個心理學家, 原來不是真正的醫生。」 好像我的名片上就該這樣註明: 「只是心理醫生(不是真正的醫生) 沒錯,很讓人失望」(笑聲) 這種對身體多過精神的偏愛隨處可見。

1:20
我最近拜訪朋友家, 他們五歲的小孩正準備上床睡覺。 他站在小凳子上,在洗手盤邊刷牙, 然後他滑倒了, 摔到的時候刮傷了他的腿。 他哭了幾聲,隨後就爬起來, 站回小凳子上,拿了一個 OK 蹦 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這孩子剛剛學會繫鞋帶, 但他都知道要保護傷口以免感染, 同時還要一天刷兩次牙來保護牙齒。 我們都知道怎樣保持身體的健康, 還有怎樣保持牙齒衛生,對嗎? 我們從五歲起就知道這些東西了。 但是我們知道怎樣 保持精神上的健康嗎? 完全不知道。 我們教孩子們情緒保健嗎? 完全沒有。 為什麽我們花在照顧牙齒上的時間 比花在關注精神健康的時間還多呢? 為什麽我們那麽重視身體健康 遠遠多於心理健康呢?

2:32
我們承受心理上的傷害 比身體上的多得多, 例如失敗,被拒絕,孤獨。 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情況也可能惡化, 它們同樣會給我們的生活 帶來重大的影響。 然而,雖然有科學證實的療法 來幫助我們治療這些心理上的傷害, 我們卻不採取行動。 我們甚至都沒意識到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哦,你感到憂鬱嗎? 別去想了,那都在你腦袋裡面。」 你能想像對一個斷了腿的人 說這樣的話嗎? 「哦,走走就好了,都在你腿上而已。」 (笑聲) 我們應該消除這種 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的區別對待。 應該把兩者平等對待, 像雙胞胎一樣。


3:26
說起雙胞胎,我哥哥也是個心理醫生。 所以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醫生。 (笑聲) 不過我們並沒有一起上學。 事實上,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困難的事 就是跨過大西洋搬到紐約 攻讀心理學的博士學位。 那是我們倆這輩子第一次分隔兩地, 這個分離對我倆來說都很殘酷。 當他和家人朋友一起時, 我卻孤單地遠在另一個國度。 我們都非常想念對方, 但那時候國際長途都很貴, 我們每週通話只能是五分鐘。 當我們生日快到了的時候, 那是我們第一次不能在一起過生日。 我們決定奢侈一回, 那個星期我們要聊十分鐘。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間裡踱步, 等著我哥哥給我打過來 - 我等啊等啊,電話就是不響。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就想: 「好吧,他一定是和朋友在一起, 他晚點兒就會打來的。」 那時候也沒有手機。 但他始終沒打來。 我開始意識到,離開十個多月以後, 他不再像我想他那樣想我了。 我知道他早上給我打電話, 但那一晚是我一生中 最傷心,最漫長的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來, 我瞅了一眼電話,意識到 自己把電話線踹飛了, 就在昨天來回踱步時踹飛的。 我迷迷糊糊跳下床, 我剛把電話插回接口, 一秒鐘之後電話就響了。 是我哥哥打來的,他可氣壞了。 (笑聲) 那也是他一生中 最傷心漫長的一夜。 當我跟他解釋事情的經過,他說: 「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意識到 我沒給你打電話, 那你為什麽不打給我呢?」 他說的對。我為什麽沒有打給他呢? 我當時無法解釋,但我現在明白了, 非常簡單的原因:孤獨。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3-28, 12:50 AM   #85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 by Guy Winch


https://www.ted.com/talks/guy_winch_...zh-tw#t-172893


0:14
我和我的雙胞胎哥哥一起長大, 他是個富有愛心的好兄弟。 要知道,做為雙胞胎, 你很快就在某件事上成為專家, 那就是注意到偏愛。 如果他的餅乾比我的大,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就會質疑。 很顯然,我也沒餓著。 (笑聲)

0:39
當我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開始注意到另一種偏愛, 那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比精神更為珍視。 我花了九年時間 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 但不知道有多少人 會看了我的名片就說: 「哦,是個心理學家, 原來不是真正的醫生。」 好像我的名片上就該這樣註明: 「只是心理醫生(不是真正的醫生) 沒錯,很讓人失望」(笑聲) 這種對身體多過精神的偏愛隨處可見。

1:20
我最近拜訪朋友家, 他們五歲的小孩正準備上床睡覺。 他站在小凳子上,在洗手盤邊刷牙, 然後他滑倒了, 摔到的時候刮傷了他的腿。 他哭了幾聲,隨後就爬起來, 站回小凳子上,拿了一個 OK 蹦 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這孩子剛剛學會繫鞋帶, 但他都知道要保護傷口以免感染, 同時還要一天刷兩次牙來保護牙齒。 我們都知道怎樣保持身體的健康, 還有怎樣保持牙齒衛生,對嗎? 我們從五歲起就知道這些東西了。 但是我們知道怎樣 保持精神上的健康嗎? 完全不知道。 我們教孩子們情緒保健嗎? 完全沒有。 為什麽我們花在照顧牙齒上的時間 比花在關注精神健康的時間還多呢? 為什麽我們那麽重視身體健康 遠遠多於心理健康呢?

2:32
我們承受心理上的傷害 比身體上的多得多, 例如失敗,被拒絕,孤獨。 如果我們忽視它們,情況也可能惡化, 它們同樣會給我們的生活 帶來重大的影響。 然而,雖然有科學證實的療法 來幫助我們治療這些心理上的傷害, 我們卻不採取行動。 我們甚至都沒意識到 我們應該採取行動。「哦,你感到憂鬱嗎? 別去想了,那都在你腦袋裡面。」 你能想像對一個斷了腿的人 說這樣的話嗎? 「哦,走走就好了,都在你腿上而已。」 (笑聲) 我們應該消除這種 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的區別對待。 應該把兩者平等對待, 像雙胞胎一樣。


3:26
說起雙胞胎,我哥哥也是個心理醫生。 所以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醫生。 (笑聲) 不過我們並沒有一起上學。 事實上,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困難的事 就是跨過大西洋搬到紐約 攻讀心理學的博士學位。 那是我們倆這輩子第一次分隔兩地, 這個分離對我倆來說都很殘酷。 當他和家人朋友一起時, 我卻孤單地遠在另一個國度。 我們都非常想念對方, 但那時候國際長途都很貴, 我們每週通話只能是五分鐘。 當我們生日快到了的時候, 那是我們第一次不能在一起過生日。 我們決定奢侈一回, 那個星期我們要聊十分鐘。 那天早上,我一直在房間裡踱步, 等著我哥哥給我打過來 - 我等啊等啊,電話就是不響。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就想: 「好吧,他一定是和朋友在一起, 他晚點兒就會打來的。」 那時候也沒有手機。 但他始終沒打來。 我開始意識到,離開十個多月以後, 他不再像我想他那樣想我了。 我知道他早上給我打電話, 但那一晚是我一生中 最傷心,最漫長的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來, 我瞅了一眼電話,意識到 自己把電話線踹飛了, 就在昨天來回踱步時踹飛的。 我迷迷糊糊跳下床, 我剛把電話插回接口, 一秒鐘之後電話就響了。 是我哥哥打來的,他可氣壞了。 (笑聲) 那也是他一生中 最傷心漫長的一夜。 當我跟他解釋事情的經過,他說: 「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意識到 我沒給你打電話, 那你為什麽不打給我呢?」 他說的對。我為什麽沒有打給他呢? 我當時無法解釋,但我現在明白了, 非常簡單的原因:孤獨。

5:42
孤獨導致深重的心理創傷, 扭曲我們的感知能力, 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 它使我們以為身邊的人不再在乎我們。 它使我們不敢與人聯絡, 何必自取其辱被拒絕呢, 你的心還不夠痛嗎? 我那個時候被孤獨緊緊包裹著, 但我總和別人在一起, 我自己都沒意識到。 但孤獨是完全主觀的定義。 它完全取決於你是否覺得 在情緒上或是交際上和你周圍的人相隔絕。 我當時是這樣的。 我們有很多關於孤獨的研究, 而且都很可怕。 孤獨不僅讓你覺得淒慘, 它還可能致命。 我可不是開玩笑。 長期的孤獨會增加早逝的可能性 高達14%之多。 孤獨可以導致高血壓、高膽固醇, 它甚至會影響你的免疫系統, 使你容易患上各種疾病。 事實上,科學家已經得出結論, 長期的孤獨對你的健康 和長壽的負面影響 比抽煙還要糟。 香煙的包裝上還寫了 「吸煙致命」的警示呢。 可孤獨沒有。 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要重視心理健康, 要注意保持情緒健康。 因為,你無法治癒心理上的創傷, 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傷害的話。

「關注情感痛苦」 孤獨不是唯一可能扭曲及誤導我們的心理創傷。 「失敗」也有同樣效果。 我曾參觀過一間幼稚園, 在那兒我觀察了三個兒童, 在玩完全一樣的塑膠玩具。 你將紅色的按鈕滑開, 然後一隻可愛的小狗就會跳出來。 一個小女孩對紫色的鈕又拉又按, 然後她就坐下來,瞧著那盒子, 下嘴唇開始發顫。 她旁邊的一個小男孩看到這一幕, 再看著他的盒子, 都沒動手就哇哇大哭了。 與此同時, 另一個小女孩試了各種方法, 直到她滑動了那個紅色按鈕, 可愛的小狗跳了出來, 她開心地叫了起來。 同樣的塑膠玩具給了這三個幼兒, 但他們對失敗的反應截然不同。 前兩個小孩完全有能力滑動那個紅鈕。 唯一阻止他們成功的因素 就是他們被自己的想法給騙了, 以為自己做不到。 其實,成年人也經常中這樣的圈套。 事實上,我們都有 一個固定的思維感知模式, 每當我們感到沮喪,受到挫折時, 我們便會進入這個模式。你清不清楚你是怎麽對應失敗的? 你應該清楚。 因為如果你的頭腦告訴你, 你做不到什麽事, 而你相信了的話, 你就會像那前兩個小孩, 開始感到無助, 然後你很快就放棄了, 甚至都不去試一下。 然後你就更加確信自己成功不了。 你看,這就是為什麽那麽多人都無法充分發揮他們的潛能。 因為半途中會有那麽一次失敗, 讓他們確信自己不能成功。

我們一旦被某件事說服, 往往就很難改變主意。 我十幾歲的時候,和我哥哥一起, 經歷了一些困難才明白這個道理。 有一天晚上,我倆和朋友們 在一條很黑的路上開著車。 一輛警車把我們攔住了。 附近發生了搶劫,警察在追蹤嫌犯。 警察走到車邊,對司機晃了晃手電筒, 又照了照坐在副駕駛的我哥哥, 然後照到了我。 他瞪大了眼睛說道, 「我在哪兒見過你吧?」 (笑聲) 我說:「副駕駛座上。」 (笑聲) 但對他來說,我的回答莫名其妙。 所以他認為我嗑了藥。 (笑聲) 於是他把我拖出車,又搜了我的身, 他把我押到警車那裡, 直到他驗證了我並沒有犯罪記錄, 我才有機會解釋 我和副駕駛座位上的是雙胞胎。 但是直到我們把車開走, 你仍可以看到他的表情, 他認定我肯定是幹了什麽壞事。

10:33
一旦我們認定了某件事情, 我們很難改變看法。 所以當你失敗了, 感到意氣消沉是很自然的。 但是你不能允許自己 相信自己不可能成功。 你要和那種無助的感覺鬥爭。 你要重新控制局面。 而且必須在這種負能量開始循環前 就打破它。 「停止情緒流血」 我們的想法和感覺, 不像我們想像中 那麽信得過的朋友。 它們更像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朋友, 有時非常支持你,有時卻令人不愉快。 我以前的一個女同事 她結婚 20 年之後離婚了, 婚離得很慘烈, 然後她終於準備好開始新的約會。 她在網上認識了這個男的。 他看上去人很好也很成功,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真的很喜歡她。 她非常興奮,還為約會買了新裙子, 然後他們相約在紐約的 一家高級酒吧裡喝一杯。 約會才進行了10分鐘, 那位男士站起來說, 「我沒興趣了。」 然後就走了。 被拒絕是極其痛苦的。 這位女士非常受傷,無法彈動。 於是她給一個朋友打電話。 她朋友是這樣說的:「那妳還想怎樣? 妳又胖又沒有什麽好聊, 為什麽一個英俊的成功男士 會和妳這樣的失敗者約會呢?」 太不像話了,對吧, 朋友怎麽可以這樣冷酷無情? 這或許聽上去不太過分, 要是我告訴你,這話不是朋友說的。 這其實是那位女士對自己說的。

我們都幹過這事兒, 尤其是被拒絕之後。 我們開始去想我們犯的錯,我們的缺點, 我們要是這樣就好了, 要是不那樣就好了, 我們給自己起外號。 也許程度不同,但我們都幹過這事。 有趣的是,我們竟然會這樣做, 因為自尊本來就受到傷害了。 我們為什麽會進一步傷害自尊心? 要是身體受傷了, 我們不會故意把它弄得更糟。 你胳膊上有個傷口, 你不會說,「啊,我知道! 我要拿把刀看我到底能捅多深。」 但是我們經常如此對待心理傷害。 為什麽?因為心理保健意識很糟糕。 因為我們不重視心理健康。 很多研究表明, 如果你的自尊心低落, 你就更容易感到壓力和焦慮, 失敗和拒絕會傷害你更深, 你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復原。 所以如果你被拒絕了, 首先應該做的事情是 重新激活你的自尊心,而不是 去瘋狂地打擊自尊心來發泄。 當你在經歷感情上的痛苦, 像真正的好朋友那樣關護自己。 「保護你的自尊心」 我們需要改變不健康的心理習慣。 最常見又最不健康的習慣之一就是想太多。 事後反覆回想一件事。 比如你的老板衝你發脾氣了, 或是教授在課上讓你感覺愚蠢, 或是你和好朋友吵架了, 然後你不斷的在腦海裡 回放當時的情況,好幾天, 甚至好幾個禮拜都不停。 反覆回味不愉快的事很容易變成習慣, 而這個習慣代價很大。 因為當你花這麽多時間 在不愉快和負面的事情上, 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 可能誘發抑郁症,酗酒,飲食失調, 甚至心血管疾病。 問題是,那種反復回味的需要 會變得非常強烈,非常緊迫, 所以這種習慣會很難打破。

我知道事實如此,因為就在一年多前, 我自己就經歷了這個習慣。 我的雙胞胎哥哥 被確診為三期非霍奇金淋巴瘤。 他的癌癥來勢洶洶。 全身都有看得到的腫瘤。 他要做一輪大劑量的化療。 而我無法不去想他所經歷的這一切。 無法不去想他受的這些罪, 盡管他從沒抱怨過,一次都沒有。 他有著這種不可思議的積極態度。 他的心理健康程度太了不起了。 當時的我身體上很健康, 心理上卻是一團糟。 但我知道該怎樣做。 研究表明,哪怕只是分心短短兩分鐘 都足以打破那一刻反覆憂心的需求。 所以每次當我擔心、煩惱, 或有負面情緒時, 我就強迫自己專註於其它的事情, 直到那種感覺過去。 僅僅一週后,我的視角就全變了, 變得更積極,更充滿希望。 「與消極思考戰鬥」 做了化療九周之後, 我哥哥做了電腦斷層掃描, 出結果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 所有的腫瘤都消失了。 他還得再做三輪化療, 但是我們知道他能恢復。 這張照片是兩週前照的。

16:04
當你在孤獨的時候採取行動, 當你改變對待失敗的反應, 當你保護自己的自尊心, 當你與負面的想法做鬥爭, 你不僅可以治愈心理上的創傷, 還會建立起情緒恢復能力, 會變得更強。 一百年以前,人們開始注重個人衛生, 人的壽命延長了超過 50%, 這僅用了 10 年就實現了。 我相信,我們的生活質量 也會有同樣程度的提高, 如果我們開始注重情緒上的保健。

16:42
能想像一下 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麽樣子, 如果每個人都在心理上更健康, 如果世上少一些孤獨和憂鬱, 如果人們了解該如何走出失敗的陰影, 如果人們更自信,充滿力量。 如果人們更幸福,更滿足。 我能想像,因為我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我哥哥也希望 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只要你了解這些知識, 並改變一些簡單的習慣, 我們都能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 非常感謝。 (掌聲)

此篇文章於 2017-03-28 10:46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4-03, 12:44 AM   #86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憤怒之果


anger.jpg

這篇主題雖稱作憤怒,但我覺得更像是因受傷而造成的心裡不平(傷害),而這往往是源自於兒時的長期經歷,如家有嘮叨媽、或是愛控制人的老爸、論斷人的奶奶、大男人主義爺爺 . . . (如果這幾種都遇上也太悲哀了,呵呵!)

我們往往覺得自己脾氣不那麼壞,偶而發的小嗔怒也沒什麼,其實憤怒可能以其他種形式呈現而造成傷害,如從28’15開始起(到34)所說的幾種果子 – 漠視別人感覺,愛爭論,鬱悶,裝成烈士,諷刺,自我防衛,怪罪人,壓抑情緒,冷戰,傲慢,愛論斷,對人生感到挫折,容易受傷,感覺被忽視,易怒,咄咄逼人,不耐煩。


羅伯特、凱蒂費衛特牧師夫婦用憤怒結成的負面果子來說明其後果,加上他們自身的坦白經歷分享,因羅伯特出自會傷人的家庭(如酗酒,躁鬱症),而凱蒂也有自己的問題,以至於帶著憤怒成長並進入後來的人際關係及婚姻中,也傷害了配偶與孩子,然而靠著聖靈慢慢改變,到如今已經可以坦然的說出自己曾有的缺陷來幫助人。

憤怒不平往往只是表面狀況,但重視它能讓我們從根源找出問題點,許多長久不癒的疾病或令人困擾的習慣,在我們處理內心憤怒之後也就不藥而癒了

處理憤怒可以幫助我們勇敢跨出人生的重要一步,何不試試看?

此篇文章於 2017-04-03 01:06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4-10, 10:11 PM   #87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海蒂貝克 我看見一個異象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4-18, 12:31 AM   #88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受難記」主角吉姆卡維佐:經歷苦難 更深經歷耶穌的愛

昨天是復活節,想起最近看到的這段影片,放上來
吉姆·卡維佐是個有魅力的人,因其臉上透露出那樣堅定的信心與愛 ~ 對神,對人






~ 底下做些片段摘錄 ~

0’55
當 梅爾·吉勃遜 聯繫 吉姆·卡維佐,想找他演出受難記這部片的耶穌,但同時心裡又在猶豫(當我們為神作工時,心中總是會升起各樣的阻擋與懷疑),上面是他倆電話中的對話 ---

---------------------
>梅爾說:你接了這個幾色,未來工作可能會受到影響。我不想為這負責。
>吉姆聽了梅爾的話,回答說:我的演出才能是來自神而非來自於人,我們都受呼召要去背自己的十架,如果不拿起你的十字架背上就會被它的重量所壓垮
>這時梅爾安靜了下來
>吉姆想到什麼喊著,噢!我瞭解了,我名字縮寫是JC (同Jesus Christ),而我今年33歲(耶穌33歲受難)。
>梅爾:神,你嚇壞了我!<馬上掛了電話>
---------------------

他們是在戶外而非在控制好的內部場景演出,因此有許多不可預期但卻奇異的事發生。演出中出現一連串意外事件,吉姆體重從210磅減到168磅(約20公斤),拍片結束時是帶著肺炎並且需要進行心臟手術,因為他被雷擊了。

5’00
在拍片時因語言溝通不良導致金屬板在他身上刮出一道14寸裂縫,當他因此倒在地上時心裡浮現的是自己過去的罪,認為自己不是最好的人選,但朋友告訴他說 God doesn’t always choose the best but he chose you what are you gonna do about it.
想法回應:我們也許不是最好的,但卻是受神所揀選的,因祂愛我們。怎知你(讀此文的人)不是那被神所揀選的?

7’15
在拖行十字架時他的肩膀脫臼,這使得掛在十字架的他體驗到部分耶穌所經歷的痛苦

在拍攝最後一個鏡頭時他在十字架上,人卻突然進入一個暴風眼中,當著多人面前意外被閃電襲擊,旁人看到他身體透出光而頭部兩邊有火焰,霎時他靈魂出竅從外面看著自己

9’50
There is no way you can make it through unless you’re willing to say it’s okay if I dies here at but yes I want to give my life for something and there is nothing better for me than to give my life for Jesus Christ committed

影片從10’03看起到12’20 他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 ~ it is between me and four years of being filling and slaved in sin and . . .


---------------------------------------------------------------------------

Children Are A Gift: Jim and Kerri Cavieze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y4vJ75pbc0

吉姆與妻子領養了兩位來自中國,因著腦損傷而被遺棄的孩子,儘管孩子有這樣狀況,但能得到養父母的愛是最好的結局。聽他談及此,想起前兩週前被敘利亞政府施放毒氣所謀殺的孩童們,那些來不及長大的蒼白身軀,就這樣交疊躺臥,雙手向上無助張著,讓人看了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停不下來。同樣是無辜孩子,卻有著如此不同的命運。

如果今天施放毒氣的地點只改變一個參數 --- 經緯度,那麼,躺在那兒的很有可能就是你我,及我們的孩子。


JC.jpg

此篇文章於 2017-04-18 11:38 A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4-19, 11:15 PM   #89
野人
論壇管理員
 
野人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04-05-16
文章: 9,825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野人 是一個將要出名的人
預設

81樓 講的失敗感覺,就是心理學說的習得性無助。這確實是許多人需要在自己身上察覺到,並加以關注的感受。但另一方面,也有一層契機在這裡:讓自己有機會反觀那些外在的成功、失敗、安適、危險等情境是如何在操弄人的感覺與認知,並逐漸遭到擒服的。

同樣的,同一樓前頭提的"孤獨"也是。比方我從不感覺到孤獨可怕、失意。這種處境很少帶給我不好的感覺;反之,我很樂意享受它,並會刻意尋找機會讓自己避免和他人相處。那麼,"孤獨"對我而言,始終就是個假命題了:也許我獨自一人,但卻不"孤獨"。

人生的成敗利鈍,不需要去委屈自己服從社會他人的定義,你重不重要,對我而言沒有意義。反之亦然。在你能掌握的生活裡,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在為自己的信念服務,為你認為值得追求的目的服務。至於你抱持什麼信念在"糟蹋"或"滿足"你自己,實在也無人插得上話的。"我"的重心擺得太靠外(比方認為自己該有影響力,也該控制他人),或縮限得太裡面都有要面對的問題。

但這也沒對錯,像我這樣抱持貓般人生態度的人如果太多,人類社會還真的會完蛋!

你以為你是悄悄來又悄悄走,所以大家才不曾聽說你。
可事實上,就算你一路敲鑼打鼓,也沒人把你當一回事的。
你聽得到我嗎?你聽得到我嗎?
為何你這麼急切要我聽到你?
反倒不急切讓自己聽到自己?
野人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舊 2017-04-21, 01:02 AM   #90
River
上尉會員
 
River 的頭像
 
註冊日期: 2013-10-27
文章: 339
River 正向着好的方向發展
預設 哈佛幸福課:樂觀的勝利

上面講到習得無助感,另一個相反的名詞是習得的樂觀,轉貼文章過來 (網址在最下方)

既然無助感是透過環境刺激而養成的,樂觀也同樣可以藉由方法及嘗試來習得,而我發現信仰竟能帶來與“習得的樂觀”相似的效果。雖然環境不改變,但“樂觀心態”不僅能讓人有較好的生活品質,也使周遭的人更為快樂

播種一個行動,你會收獲一個習慣; 播種一個習慣,你會收獲一個個性; 播種一個個性,你會收獲一個命運。 ---普德曼


----------------------------------------------------------------------------------


作者: 陳筱歪。歪歪扭扭也唧唧歪歪。研讀神經生物學與胚胎發育學。
發表於 2011-07-12 05:23

諾亞的時代怎樣,人子的時代也是怎樣。那時代的人照常吃喝嫁娶,一直到了諾亞進到方舟那一天,洪水來到,把他們都消滅了。
——路加福音第17章26-30



是什麼讓我們如此樂觀?

你的身邊肯定不乏這樣的人,每天總是笑嘻嘻的,好像沒有任何煩惱;也肯定會有這樣的人,他們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一件事抱怨不已,似乎自己是世界上最倒楣的人。哈佛大學有一門廣受歡迎的課叫做積極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也翻譯為幸福課),講師TalBen Shahar用了23節課的時間,告訴了他的學生們:積極對待生活,才能獲得幸福。

並不是所有人一生下來就能保持樂觀的,這也是為什麼在哈佛這樣的校園中,在最高智商的群體中也需要開設這樣一門指導積極態度的課。樂觀的人能更好的面對困難,而另一些人則是經歷了挫折,從而學會了豁達樂觀的精神。難怪新東方校長俞敏洪用這樣的話激勵奮鬥中的年輕人:在絕望中尋找希望,人生終將輝煌。

是的,只要努力就有機會輝煌,樂觀的人這樣想;但是終究絕大部人沒有輝煌,悲觀的人會這樣想。當對待一件事情可能發生的一好一壞兩種結果時,是什麼讓我們更加傾向於相信好的結果,而不是壞的?為什麼有些人天生就比另一些人更加懷有希望?

哈佛大學心理學系的研究人員用功能核磁共振成像造影(fMRI)記錄了參試者樂觀或悲觀思考時大腦活動的區域。他們給予被試者幾個情景,比如結束了一段深刻的感情,或者中了彩票大獎等,然後讓他們聯想到一個已經過去的或者預計一個即將發生的情景裏。在整個聯想的過程中,掃描器會記錄下他們的大腦活動區域。研究者發現,大腦中一個調節情緒和動力產生的區域前扣帶回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與負責情緒記憶處理的杏仁核(Amygdala)在樂觀或悲觀思考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當被試者樂觀思考時,這兩個區域的活動明顯增強,而當他們悲觀思考時,這兩個部位活動則減弱。這就好像大腦中的一個“樂觀中樞”,將積極的情緒和大腦其他區域活動聯繫起來,情緒越積極,它的活動性就越高,進而更增進積極。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抑鬱症病人的這兩個區域會活動異常。由於樂觀中樞功能異常,比如前扣帶回皮質顯示出體積減小和單位新陳代謝增高等特徵,悲觀的情緒就占了上風。一般的人會把未來預計的比實際發生的稍好一些,而重度抑鬱的人會覺得事情只有可能變得更差。實際上,有輕度抑鬱的人能夠看到事情原本的樣子,他們在預測未來上會更加準確,他們不會過度樂觀。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大腦中有這樣一個“樂觀中樞”,所有人可能都會是輕度抑鬱的。

未來會更好?

每當有人說未來會更好,我總是忍不住想反問,你怎麼知道?確實,我們無從得知。依據概率,有50%可能變好,還有50%的可能變壞。如果你仔細想想,世界在越變越好這個觀點,本身就是一種樂觀的偏見。人們總是傾向于相信有利結果的發生:你一定會遇到更好的人的,下一個工作一定會更好,你一定能走出貧困等等。其實,沒有人知道這些變好的趨勢會不會發生。但是,樂觀確實會給人不斷努力的動力。樂觀讓我們的大腦放鬆,壓力減輕,讓身體更健康,能夠更好的應對逆境。樂觀的人總體來講工作時間更長,也賺的更多。據一份統計表明,雖然樂觀的人的離婚率並不比悲觀的人低,但是他們更有可能會再一次結婚。這就是 “希望”的勝利。

擁有希望帶給我們對未來的積極預期。神經影像學研究表明,這個過程發生在大腦的尾狀核(caudate nucleus)。這個結構深入大腦內部,是紋狀體的一部分,參與調控獎賞回路,和有預期的行為產生。當我們預感到某種好結果會隨著某行為而來時,尾狀核會被啟動。比如當我們相信我們即將獲得一份高額的獎金或者一塊垂涎已久的巧克力蛋糕時,尾狀核會將這個資訊播報給大腦的其他區域,告訴它們:做好準備迎接好東西的到來。如果這份獎金是喜人的或蛋糕是可口的,這份愉悅會回饋到紋狀體的活動強度上,而如果得到的獎金是令人失望的,那麼這份體驗也會被記錄,使得下一次的期待值有所降低。

所以對於有利結果的樂觀似乎是程式式的植入我們的身體的。有學者認為這種總體的樂觀態度是進化的產物。如果對於死亡的恐懼超出了對於生存的樂觀,對人類的生存是不利的。對於原始人類來說,在自然界中並不處於一個安全的地位,悲觀情緒會更加惡化身體機能體,減弱求生行為,於是隨之進化出了非理智的樂觀,讓人們抱有對美好未來的幻想,相信食物會有的,房子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堅強的生存下來。

習得的樂觀

許多的證據不約而同的顯示,樂觀是可以習得的。1990年,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同時也是美國心理協會主席的馬丁•賽力格曼(Martin Seligman)在自己的一本書中第一次定義了“習得樂觀”這一概念。他在書中提出可以通過指導和訓練對不利事件的不同反應從而從悲觀主義者轉變為樂觀主義者。

Seligman最初的研究是從習得的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開始的。作為心理學家,他發現,人會在接受到不斷打擊之後形成無助感,使人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人生,從而變得消極不做努力。無助感也是幫助臨床診斷抑鬱症和一些精神疾病的參考之一。當他設計實驗進一步測試無助感的形成時,他注意到總是有一些人能夠抵抗這種無助感的形成。對於同樣失敗的測試結果,一些人會責怪自己使得測試失敗,而另一些人會怪罪到實驗設計不佳使得他們發揮不好上。於是,他的研究開始轉向是什麼讓這些人遠離無助感。他得到的答案是,樂觀。於是,他在自己設計的實驗上稍稍動了手腳,從讓人們產生無助感,變為讓人們產生樂觀情緒。這些實驗後來引出了整個習得性樂觀(learned optimism)的概念形成。1998年,Seligman和Mihaly Csikszentmihalyi一起,將他們總結的理論發展為了積極心理學,一個新的心理學分支。這門課也成為了眾多高校學生非常喜愛的一門功課,哈佛大學的幸福課就是其中之一。

馬丁•賽力格曼認為樂觀者會有他們獨特看待問題的角度,樂觀者會這樣理解好事情的發生:它總是會發生的(Permanent),它在很多種情形下都會發生(pervasive),我使之發生(personal)。所以通過指導或者鍛煉,讓人在對待事情時的態度轉變,就可以讓樂觀的精神變為自己的性格一部分。

如果樂觀是可以學習得到的,那麼有些自相矛盾的是,兒童總是能比成年人更加樂觀,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樂觀程度卻會隨之下降。有學者把這歸咎于兒童的天真,他們的樂觀反應了他們對真實世界的不瞭解。但也有研究表明,非常樂觀的孩子也能看到真實的世界的模樣,感覺到社會運行的規則和社會規範。有幾項研究顯示青少年時期的抑鬱發生是和樂觀程度的降低成正比的,這也說明了在成長過程中對樂觀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樂觀精神不是必然隨著成長而減少的,它也可以適應性的保持在一個穩定水準上。

不現實的樂觀

雖然樂觀總體上是有益的,讓我們鬥志昂揚,精神抖擻,達到更高的成就,但有時也會帶來副作用。樂觀的人傾向於高估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能夠達到目標,而這個目標有時是過高的,也會過高的估計自己面對挫折的心理素質。在某些情況下,樂觀程度是和學術成就成反比的[2]。過於樂觀的人也經常會鋌而走險。

還有些時候,我們對未來的樂觀到了一種不現實的境界。比如對自己取得個人成就和獲得幸福感之間關係的樂觀,為了一個預期中更好的將來而不再珍惜當下身邊的人和幸福。再比如對考上好大學和將來享受更好生活之間關係的樂觀。紐約時報最近一篇文章討論了在應試生涯結束後,美國亞裔超優生的生活。在美國學習競爭最激烈的史岱文森高中,僅占紐約人口12.6%的亞裔占到了該學校學生總數的72%,他們後來大多考入了哈佛斯坦福等常春藤盟校,畢業之後去了跨國的大公司,但仍然只有10%的亞裔進入了決策層,只有不到1/3的人感覺自己的才華得到了充分的施展。過高的期望,或者對高學歷帶來的未來過於樂觀,使得很多人開始變得悶悶不樂。

不過,現在我在想,如果把自己的未來20年押在一棟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房子上,是對未來的過於樂觀呢,還是過於不樂觀呢。

http://chendaneyl.pixnet.net/blog/po...

此篇文章於 2017-04-21 12:56 PM 被 River 編輯。
River 目前離線   回覆時引用此篇文章
回覆

書籤

主題工具

發文規則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不可以發表回覆
不可以上傳附件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啟用 BB 代碼
論壇啟用 表情符號
論壇啟用 [IMG] 代碼
論壇禁用 HTML 代碼



所有時間均為 +8。現在的時間是 02:17 A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本 3.8.4
版權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